独立三团狙击战

两个枪声

独立三团狙击战

为了不让程落丢人,阿福最终还是同意了程落的逃跑计划。只是他有些想不通,刚刚连走路都走不顺畅的人,现在怎么能跑那么快。

而程落的解释,还真让阿福无奈。

“逃跑和逃命差不多,跑慢了就没命了。”

两人一路溜出团城。团城外的小河边儿,跟团部后巷的那架坦克一样,都变成了他们的根据地。因为夜里天寒,阿福把外套脱下,披在程落肩上。

程落拉了拉衣服,柔声说道:“阿福,我好慌……我总觉得后天,不会那么顺利。”

阿福抬手扶着程落的双肩,语气坚定:“有我在,别怕。”

“答应我一件事,好嘛?”程落靠近阿福一些,“不管怎么样,不要杀他。不管他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但他毕竟是我四叔。不要杀死他,他的生死,留给组织上决定。”

阿福看着程落慌乱失措地样子,心疼地将其拥入怀中,用力点点头:“我答应你!放心,我们的任务,是去救人!”

程落伏在阿福胸口,闭着眼睛微微点头。

阿福的食指一下一下抚着程落的发丝,希望安抚她的情绪。想到早上石头说的那些话,和程落淡然的表现,阿福很不安。然而确定了他这种不安的,是胸口的触感。阿福微微觉得衣服有些湿:是她哭了吗?

“落儿……”阿福微微低下头,他的唇轻轻触及程落的额头。

自打那夜以后,阿福就再没叫过“程落”这两个字,他总觉得继续这样叫,很不舒服。而另一个称呼,几次到了嘴边,阿福都没叫出来。只是终于在这个时候,他忍不住叫出来。他是实在没有见过她这样,即使那天林老伯的死差点儿让她崩溃,她都可以很快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即使手上的深可见骨,洗伤口的时候,她都没有哼一声。但是,现在的她却单薄得很,自己拥着她,既不敢用力,也不敢放松。

舞会完毕。团部的另一项工作,又紧张的开展起来。

雷子枫和猴子负责袭击青城炮楼的任务。挑选人手,准备胖墩儿发明的胡椒面儿炸药,计划进攻和撤退的路线。为了以防万一,雷子枫先让猴子先运送了些药品、子弹、炸药这类东西到山寨里,以备不时之需。等到了夜里,雷子枫带着选出来的一干弟兄,从小道绕回山寨里面,等待第二天的行动。

程悦博则是等到傍晚,开始大面积排兵布阵,到夜里组织部队,调动了三营一连二连的战士,分别安排在鬼见愁峡谷的左右翼埋伏起来。阿福、石敢当两人主要负责鬼见愁峡谷左翼一侧的狙击。郑凡和温国华负责右边。程落和谭乐怡负责左、右翼的敌情侦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