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失血过多

失血过多

||体验更多快乐读书功能

“落落落落”

阿福抱起程落,枪顺势掉在地上。阿福全然没顾得上理会,站起身就往山下跑去。

落落,你一定要坚持下去!

阿福往团城的方向,一路狂奔。一辆摩托从身后呼啸而来,拦在他面前:“阿福,上来!”

是郑凡。

阿福看了郑凡一眼,坐上摩托:“开快点儿!”

郑凡用力转动右手手腕,摩托车后面扬起一片灰沙。

阿福坐在侧座,将程落紧紧抱在怀里。颤抖地左手,按着程落后腰流下不止的伤口。他甚至能感受到血涌出他的指间,流到手背,一滴一滴往下滴落。指间的触感几乎让阿福觉得,自己的心脏就快要停止了:不要再流了,停下来,求求你别再流了。

看着苍白如纸的程落,阿福的眼眶染上一层血红。阿福将头埋在程落颈间,掩住痛苦的神情。

郑凡余光瞥到阿福怀里的程落,心里异常不是滋味儿。但看着程落昏迷不醒的样子。又使力转动右手手腕,加快速度。他从来没有觉得一刻钟的路程,可以那么长。

到了团城医院,还没等郑凡把摩托车停稳妥。阿福抱着程落,踏上侧座前沿的铁面儿,就跳下车,冲进医院里。

程落被推进手术室,阿福和郑凡被隔在门外。

这时候的阿福,背上、前襟、裤子、衣袖和双手都沾满血。若是不知情的人看到,一定会以为他受了重伤。

阿福整个人像是被抽掉了所有的气力,或许这时候谁随便碰他一下,他就会彻底倒下。阿福失魂落魄地面对着手术室的大门站立,双眼无神地盯着那扇门,毫无生气:你不会骗我,对不对?你一定不会有事,一定不会

阿福想握紧双拳,但试了几次,却根本没有丝毫的力气。

郑凡拼命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直到程落被推进手术室以后,他看到阿福身上的血迹,他才知道程落伤得有多重。阿福根本像是个从血缸里爬出来的人。

几个伪军将程悦川的尸体,小心地抬上卡车。程悦博无力地站起身,却又强打着精神指挥大家撤退。拿着那张染满鲜血的布防图,程悦博的右手在不停地颤抖。他叹一口浊气,想把心里那股悲意叹出来,却效果极差:“我们先回去吧。”

团城门口,站着几个人。统一穿着黑色的中山装。

而程悦博远远便认出,四个穿黑色中山装的人里,最矮小的那人,是芷兰。

程悦博快步上前,却在离何芷兰还有丈许的位置,顿住了。程悦博有些不敢靠近,这一切的一切,都仿佛是个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