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程落醒来

程落醒来

青城,七三一部队。一间亮堂的小屋里。

一个里着军装,外面套着白大褂的男子,为山本宇肩上和手上的伤口换药。

旁边一个身着黑衣,却妖冶的女子靠坐在桌上。女子熟悉且流利地拆分着手里的狙击枪——毛瑟kar98k。

“你准备行动了?”揭下一记粘连着血肉的绷带,山本宇的声音有些轻颤。

黑衣女子动了动右腿:“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也该行动了。”

山本宇没有搭腔,直到伤口再次包扎好。山本宇穿好衣服,走到黑衣女子面前,挑起她的下颚,大拇指撩过她嘴皮的疤痕:“秋子,你在怕!”

荻野秋子把头偏到一边,躲开山本宇的钳制。平静的声音有些歇斯底里:“我没有!”

“没有?就你的能力,会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山本宇轻笑,微微带了些讽刺,“你姐姐的死,对你的影响很大?”

荻野惠子抬起头瞪着山本宇。

“你磨练多年,早就超过了惠子。杀你姐姐的人,并不见得是你的对手!”山本宇没有理会荻野秋子的不满,转身背对荻野秋子继续说:“至于你的仇,我不管。但是我需要团城的情报,这次任务,你得把布防交给我。如果顺利,我要雷子枫的脑袋!”

荻野秋子竟心安不少,眼神里射出阴狠的光:“放心!对了,‘银狐’也在团城。”

“银狐?”山本宇疑惑。

“八路地下党的一个高层,如果能抓到她,我们应该可以得到很多东西。”

“这很难说。就说程悦川吧,他投靠皇军这些年,皇军却没有得到应该得到的报酬。”山本宇反驳道。

荻野秋子没有回话。她不否认,银狐很不好对付。而且现在银狐生死未明,还是死了的好。何苦凭添些麻烦。

“山本,那程悦川的余党,你打算怎么处理?”

“慢慢看吧。剩下的都是些走狗,没什么威胁。”

“樱花开了……”

在做完一系列检查只有,程落舒坦地喝着鸡汤。听玲珑说,是段小宝家未来媳妇儿来看他,顺便送了些东西过来。段小宝非让玲珑把这只鸡杀了,给猴子他们煮汤喝。

可能是因为程落醒了,猴子高兴坏了,一个劲儿地赞叹那锅鸡汤,不知不觉中就把程落打击的无地自容。

“好喝不?”

“要不要再喝点儿?”

“我得让雷爷好好表扬表扬段小宝!”猴子乐颠乐颠地笑着,“没这只鸡,你还不定睡到啥时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