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他是阿福

独立三团狙击战

郑凡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程落趴在窗台上,微微徐徐的风有些凉意,却很清新。程落歪着脑袋,一脸甜蜜的笑容,刺痛了郑凡的眼睛。

这些天巡逻完了,郑凡都会过来看看程落。今天换班的时候,阿福突然说了句:“她醒了。”郑凡差点儿连汇报都忘了,就想冲过来。然而却看到这样的画面,郑凡着实有些后悔:他不该来。

“郑凡?”程落转头看到郑凡的时候,还鼓着腮帮子,“巡逻完了,就赶紧回去休息啊。”

郑凡强颜欢笑:“听说你醒了,就来看看。”

“嗯,我没事了。”程落也笑笑。

“有风,你才醒应该好好休息。”郑凡走近程落,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站在这儿,是等阿福哥?”

程落有些无奈,随即一挑眉:“恭喜你,答对了!”她不想这么刺激郑凡,但是郑凡总是带着些侥幸,让程落有些苦恼。

郑凡无力的叹一声,转过身子,倚着窗户边上的墙壁,偏着头看着被月光笼罩的程落,很柔美。有些不甘的问:“你……是什么时候对他……”

“我也不知道。”程落打断郑凡的话,依旧趴着窗口。很多画面蹦进脑子里:

在团部,医务室,阿福送了一幅哥哥的画像给自己;

青城外,东门口,阿福惊人的枪法;

狐牙峰,山寨里,那些阿福残酷悲痛的往事。一个人,能背多少的往事,真不轻;

后巷里,坦克前,阿福拦住她,然后阿福受伤的样子和背影;

青城里,七三一,阿福奋不顾身挡在她前,因为自己,阿福选择去面对那些黑暗的过去;

……

“落落?”

听到郑凡的叫声,程落才回过神来。

“为什么?为什么是他?”郑凡打破砂锅问到底。输,也要输个明白!

程落歪着头,想了好半天,最后吐出来几个字:“没有为什么啊,就因为他是阿福吧。”

“呵……”郑凡苦笑。

程落抬起头看了郑凡一眼:“你知道我为什么是八路,而不是**?”

郑凡看着程落,没有回答。

“我不否认你为我做了很多事,也很感动。”程落说得很是真诚,“但是……也没什么但是。阿福会照顾身边的每一个人,即使是那个又臭又硬的石敢当;他很厉害,但他绝不会因为他的强大而去欺负,那些比他弱小的人……”

“我已经改了,那时候不懂事……那么多年的事,你还要记得那么清楚吗?”郑凡打断程落的话,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