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幽怨眼神

幽怨眼神

如果我爱上你的笑容,该怎么守护该怎么拥有……

大早上的,程悦博、何芷兰和猴子就赶去医院,却没看到程落。慌慌张张找出来,遇到巡逻的郑凡,他们才知道阿福带着程落回了团部。

三人不免揪心起来,他们都差不多猜到程落回团部,是去看程悦川的遗体。但是,她的身体是否承受得住呢?

“阿福脑壳儿坏了还是咋的?”猴子抱怨一句,微怒又担心。

程悦博拍拍猴子的肩膀:“算了,我们先回去看看。就落落固执那劲儿,也怪不得阿福。”程悦博又看着何芷兰,“芷兰,劝劝落落,她听你的。”

何芷兰点头:“我会的,你就别操心了。团里工作要紧。”

三人走回去,猴子时不时回头看看越来越远的医院大门,并没有看见想要见到的人。不免叹了口气。

“猴子?”何芷兰敏锐地察觉到猴子不太对劲,又想到昨天发生的事情,缓了缓步子,走在猴子身边。猴子不乐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总是有些委屈。

“啊,兰姨,啥事儿啊?”猴子回过头看看何芷兰。

何芷兰哑然,突然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来安慰猴子。便只是笑笑,摇了摇头。

猴子有些懵,摸不着头脑:“兰、兰姨,你这是想说、说啥?”

“我是让你你想想,待会儿怎么批评你那好动的妹妹!”

“干嘛骂她?”猴子歪着脑袋,一副坚决维护程落的样子,逗笑了程悦博、何芷兰。

从昏暗的屋子里出来,两个人的身上都冒着寒气。阿福转头,看着身边情绪低落的人,想要安慰,却说不出话。想要抬起的手,也只是动了一下,无人察觉。

“我回医院,你去休息吧。”程落低着头向前走。哭过了,发泄完了,她却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该怎么接受,该做些什么。

阿福看着程落渐渐走远,大步赶上去:“我送你回去!”语气坚决,不容反抗。阿福拉着程落的手走着,微快程落半步,专注着眼前,没有回头。他害怕看见她这个样子,压抑而悲伤。她似乎有太多的心事,一旦引发,就不可收拾。满世界的悲伤,不止是压垮了程落,也即将压垮阿福。

她的笑容,是他的阳光。而此时的天空,十分恰当地跟阿福的心情相贴合——阴霾沉重:枪林弹雨都不可怕,但是你的痛苦和难受……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像原来那样快乐?

程落就这么被阿福拉着走,毫无反应。只是偶然一个抬头,看到拉着自己的,异常孤寂的背影。泪水再次夺眶,却被她迅速擦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