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雷爷养伤

雷爷养伤

雷子枫躺在病**,悠闲得很。其实伤得不重,本来雷子枫想出院的,但上官于飞坚持,他也乐得清闲,躺在医院里养伤。

雷子枫让猴子跟着上官于飞去林家调查,阿福睡够了,就到医院去看着雷子枫。看到阿福手上的子弹变成一块木头,雷子枫随便问了一句:“阿福,你不是削子弹嘛,什么时候改成削木头了?”

“换换口味。”阿福今天似乎心情很好,跟雷子枫说了句玩笑话。

雷子枫瞅了阿福一眼,继续看着手里的团城日报。阿福和程落狙击敌特的事情,可谓是传得沸沸扬扬。虽然安抚死者家人的工作,进行得不太顺利,但是就现在的形式看来,团城百姓对党的呼声很高。

看完报纸,雷子枫坐久了,浑身难受。正想躺下睡觉,才放下报纸,就看见那削木头削得仔细的阿福,一不小心把虎口拉了好大一口子,血腥的很。

阿福的表情像是有些恼,起身走到洗脸架前,扯下毛巾先止血。雷子枫看着,有些好笑。他倒还没见过阿福这副样子,阿福一向有自己的生活轨道,不偏不倚,恰好是自己足以掌控的范围。

雷子枫再低头看看躺在椅子上,阿福削的那块木头,竟有枪的雏形。雷子枫把头外朝另一边儿思考着,然后恍然大悟:阿福在雕他自己的那杆枪啊!这阿福是哪根神经不对了?

“你什么时候学雕刻了?”

听到询问,偏了偏头看向雷子枫,犹豫了一阵:“……送她的。”

“哈哈……咳咳……”雷子枫一拍大腿笑起来,却不小心牵动了胸口的伤,疼得笑岔了气,拼命咳嗽。雷子枫努力憋着,愣是补充了一句,“阿福,你是……咳咳……你这是栽在……咳……程落手里了!哈……咳咳……”

阿福淡然地看着雷子枫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平静地回了一句:“雷爷,以后别受伤,嫂子会吃味儿!”

“噗……咳咳……”雷子枫彻底被噎到,咳得更厉害。这敢情阿福在说他好色呢?他不就扶了人姑娘一把,难得让他雷子枫看着人姑娘倒在他脚边?更何况那小茹长得那副样子,他……他……他眼光有那么差?等终于咳得差不多,雷子枫嘟囔一句,“死阿福!”

阿福不予理会,雷子枫吃了个鳖,盖上被子睡觉。

阿福继续刻着那块木头,这真是难倒他了。毕竟他不是什么都会,已经换了五块木头了,这两天都雕坏了四块,找块合适的木头都是个巨大的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