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艰险抗敌

艰险抗敌

由于鬼子没有了指挥,又担心回去无法交代,便胡乱的开枪。大概是希望一不小心把人给放倒了,那也是好事儿。

经久不息的枪声,阿福和猴子招呼好大家,步步为营地挪进林子里。但是天色极暗,又无皓月当空,所以大家都不敢靠近。即便夜视能力如阿福,也只能听凭枪声来确定鬼子的位置。这是谁都能做到的事情,所以他不开枪,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位置。

温国宏握着手里的东西,给郑凡看了一眼。虽然四周很黑,但这个距离还是在他们可视范围之内。郑凡同温国宏交换了一个眼神。两天悄声移到阿福身边。

阿福看了看温国宏手里的小电筒,低声说道:“电筒给猴子,你们俩在这儿警戒,一切小心。”

温国宏点头:“是,阿福哥。”

“阿福哥……”郑凡皱着眉,本想反对。

“猴子!”阿福用胳膊杵了杵身边儿的人。也没有跟郑凡做任何的解释。

阿福和猴子,顺着枪声靠近鬼子。找了一块较为容易隐蔽的地界儿,一切准备就绪。

猴子后背紧贴着大树,右手紧握电筒,左手盖在电筒上,先打开开关。再趁着枪声最密集的时候,给不远处的阿福吹了个小哨,打了个招呼。

阿福瞥了猴子一眼:什么时候都是只猴子!

看到阿福的反应,猴子歪着嘴笑笑。警惕地直了腰杆儿,听着枪声的方向,迅速转身用电筒照向枪声密集的地方,又立即恢复手按住电筒的动作,掩到另一棵大树后面。

就在光亮消失的瞬间,一连四声枪响。鬼子们都惊恐地看着身边倒下的四个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又出现了一道光亮。

猴子刚刚掩住电筒,阿福侧身出去,狙击的姿势犹如一尊浑然天成的雕塑,似乎他已经站在那里好久。

就在阿福隐蔽到树后的一刻,鬼子开始了排山倒海的反击。子弹擦着阿福的残影掠过,还有一颗子弹划伤了阿福的右颊,伤口微深,流血不多。只是不停的冒着血珠子,却没有流下来。猴子被枪林弹雨压制着,根本没法儿再移出去。他在想,身后这棵树估计都可以给马蜂做窝儿了。

等了两分钟,枪声还没有停歇。猴子不由地怒骂一句:“混蛋,这鬼子是有多、多少子弹啊?”一怒之下,猴子想甩手榴弹一样,把那只电筒给甩了出去。接着便被阿福瞪了一眼。猴子憨憨地笑了笑,一脸讨好的神情。然后从身后拔出他的弯月双刀:“阿福,你在、在这儿,我绕、绕到后面去!”

“猴子!”阿福想拉住猴子,然而横飞的子弹在俩兄弟之间形成一道屏障,阿福根本过不去,看着猴子钻进夜幕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