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郑凡受伤

郑凡受伤

猴子听见阿福的喊声,转过头只看到程落卖力奔跑的背影。拔腿就要冲过去:“落落,小心啊!”

阿福眼疾手快,一把抓住猴子。正如当初雷子枫被鬼子抓住以后的那一幕,阿福一个侧身将猴子按在一棵树上:“猴子,最要紧先消灭了小鬼子!”

鬼子的火力被程落引开了些,给了大家反击的机会。一会儿时间,郑凡和温国宏已经崩了三、四个鬼子。

猴子挣扎着,龇牙咧嘴地瞪着阿福:“她是我亲妹妹,她是落落!”

阿福斜眼看了看那个一边奔跑、一边闪躲的身影,心里痛成一片,想是一颗颗子弹高速擦过,一阵阵紧缩抽搐着。阿福又转过头看着猴子:“她有丝毫损伤,你十倍加注在我身上!”阿福放开猴子,也不再去劝解,迅速抬起他的m1903,瞄准、射击。再闪身换个位置,拉动枪膛,扣动扳机。

阿福七次扣动扳机,竟然只放倒了六个鬼子。猴子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站在身侧射击的那些人。突然觉得自己对阿福很不公平:雷爷被抓的时候,自己拿枪抵着阿福的脑袋;现在阿福怕是比自己还紧张落落呢,但是阿福咋就能这么冷静呢?他是不是啥特殊材料制成的啊?

猴子看着阿福失手,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程落没命的跑,只一会儿体力就消耗至极限,实在难以挪步,便躲藏在树后喘息。这仅是呼吸之间,鬼子立刻调转枪头,再次将全部火力移向阿福他们。

“这些鬼子倒是训练有素啊,换目标都不带喘气儿的!”郑凡喘息着,恨恨地骂了一句。他和阿福、猴子离得蛮远的,而且又在轻重机枪不停的扫射声中,并没有听到阿福喊的那一声,和那些对话。但是心里却嘀咕:刚刚是谁引开了鬼子的视线?是落落吗?

程落老半天都喘不上气,使劲儿一呼吸,整个肺部疼得,让她几乎流出眼泪来。“呃……”程落看着阿福和猴子他们再次被围攻,努力扶着树想站起来,却根本站立不住了,重重跌坐在地上。

程落紧紧抓着胸口的衣服,努力地呼吸。再转头便对上了阿福的目光。程落强颜欢笑,却换得阿福眉头紧皱。四目相望,越过上百棵树木,却诉说着坚决:同生共死。

在阿福的目光中,程落咬着嘴唇站起来,面对着阿福。程落抬起右手,握拳,敲了敲自己的左肩。然后转身,继续她奔跑的任务。

然而这次,鬼子的火力,并没有再被引过来。本来握着黑把武士道的指挥官,将自己的武士道插回到刀槽里,扯过一把三八大盖儿,拉膛校准,嘴角邪恶地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