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山本奸计

山本奸计

又过去了几天,雷子枫的事情还没有任何着落。猴子急得在一旁直跳跳,阿福也是无奈至极。

最好的消息,莫过于收到一份电报,都是些代号暗码,据程悦博解读后,告诉大家:央让程落以侦查员的身份,转调至独立三团。

然而只是瞬间的欣喜,雷子枫还在鬼子手里,眼下他们都有更重要,而且麻烦的事情要去解决。

程悦博做出一件让大家跌破眼镜的事情,他问了上官于飞截取电报时的频率,直接给鬼子发了电报,大概意思是要以人换人,用以山本佐为首的战俘,换雷子枫和两个弟兄。

上官于飞觉得不可思议,先不说鬼子同不同意。鬼子能不能看懂他们的电文还是一大问题。程悦博无奈的笑笑,摇摇头:“我发了两份电文,一份用的是早前我军已经淘汰的电报密码,另一份则是鬼子已淘汰的电报密码。而且我们能破译鬼子的电文,鬼子也可以破译我们的。都不是什么太深奥的东西,山本佐是山本宇的弟弟,即使他不在意其他的战俘,他总还是在意山本佐的。”

上官于飞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政委,你怎么会懂得那么多密码?”

“哈哈,工作需要。”程悦博看着上官于飞一脸的惊讶,不免笑了笑。

不多时,电台便发出声响,程悦博直接坐下戴上耳机。认真听着,手中的笔飞快地与纸张摩擦着。上官于飞看着程悦博写下的东西,吸了口冷气。

鬼子提出的要求:山本佐可以换下两个战士,然雷子枫,要程悦博和阿福去换。

程悦博嘲讽地笑笑:“鬼子的口气还真大!”

“政委,这事儿现在要怎么办?”关心则乱,上官于飞几乎全无对策。

“这个事情还不是他们说了能算的,敌不动我不懂。慌了阵脚全盘皆输。还有,不能让阿福知道。”程悦博便和上官于飞说着,边发了另一封电报。

山本宇拿着电文怒气冲冲,将电文纸揉成一团后扔得老远:八路竟然如此嚣张,我就不信你们敢对我的弟弟做什么!

“将军。”一个鬼子军人走进指挥部,站在山本宇身后。

“什么事?”

“报告将军,医生们已经根据将军的命令,给三个战俘注射了药物。”站在山本宇身后的人低头躬身,一副虔诚的姿态。

“我们的损失如何?”

鬼子军人面露难色:“我们……损失惨痛,七个医生在八路的偷袭中牺牲了,现在731部队只剩下最后的四位医生。还有去打团城的人,回来的只有不到三分之一,而且大部分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刀伤。”

“刀伤?”山本宇疑惑,转身面对来汇报战况的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