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因爱生恨

因爱生恨

同一天里,司徒语静离开了团城,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她的姐姐司徒睿斓。司徒睿斓忙完一天的工作回到房间的时候,才发现妹妹的东西,已经全部收走了。直到第二日傍晚,从青城过来的商客捎来一个口信,司徒睿斓才知道,司徒语静已经安全到家,一颗悬了一整天的心才终于放下来。

距离七三一残余部队转移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大家的情绪也渐渐膨胀起来。有激动,同时也有着忧心。

再次讨论作战计划,雷子枫问了关于坦克弹药的问题,谭乐怡有些不好意思,当时是为了给程落瞒着,不得不说是自己去盗鬼子的军火库,现在在一些人眼里,倒是变成了贪功。

程落真是无奈到家了,什么时候开始,谭乐怡都变成了背黑锅专业户,还全都是为了她。所以为了表示感谢,程落夸张的表现了一次千恩万谢的场景,惹得整个办公室一阵爆笑。

只是逗乐大家的人,在这场热闹中,安静地看着站靠在一边安静削着子弹的人,容颜微伤。

然而这场精心策划的伏击中,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个极其微小的环节,几乎导致全军覆没。

官县的日军军营里,山本宇的房间。一个身材姣好的女子将旗袍穿好,纤细的手指,缓慢扣上前襟的一排纽扣。

“山本将军,可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事。”待打理好装束,女子坐回床边,万种风情地靠在山本宇怀里。

山本宇伸出**的手臂,搂着女子的细腰:“当然,我会把银狐和苏少将留给你处置。我想你和你的姐姐会给我们带来很多好消息。”

“山本将军放心好了,我姐姐肯定不会防着我。只要她知道的消息,我肯定也能知道。”女子笑起来,妩媚而危险,“对了,我都差点儿给忘了。前几天谭乐怡好像盗了你们的军火库,山本将军想要以装甲车转移你们的人,怕是还得斟酌呢。”

山本宇脸色一冷,用日语对着门外喊道:“来人。”

“山本将军,有何指示?”走进来一个士兵,恭敬问道。

山本宇面色严肃:“迅速盘查军火库,天亮前把所有的数据统计好交给我!”

等士兵关门出去了,女子娇慎地轻轻打了山本宇几下:“你真恶心,居然不关门!”

山本宇笑起来,对女子提出的问题不予理睬:“多谢语静姑娘给我的消息,还有什么对策,语静姑娘可以随时来找我。”

听出了山本宇下逐客令,女子并未不悦,而是笑得越发灿烂:“那语静就静待山本将军的佳音。”

女子站起来,准备离开。山本宇又朝门外喊了一声,两个士兵为女子引道开路,送她离开官县回到青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