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三团狙击战

无话可说

无话可说

同一个声音不停的传入耳朵,传进大脑,还伴随着震耳欲聋的枪声。

阿福睁开眼睛,视线却极为模糊。只是咫尺的人,确实一张模糊的脸。后脑钝痛的感觉,让阿福有些恶心,于是他使劲摇了摇头。眼角的伤口溢出血,还是挡去了他的视线,而另一只眼睛,终于看清楚了程落惊慌失措的脸。阿福努力笑笑,撑着身子坐起来:“我没事。”

程落也坐了起来,两人并肩。程落抱着那挺轻机枪,咬紧下唇,压制着鼻梁的酸意和想要拥抱阿福的冲动。然而看到阿福满脸的血迹,便忍不住伸手过去,拇指指腹的力道小心翼翼,擦去阿福眼睛上和脸上的血迹。担忧和心疼都刻在脸上,阿福看得真切。

大半烟尘已经散开,他们的位置也即将暴露,阿福指了指左侧的那块巨石:“快,躲后面去!”

程落点点头,先站起身。然而阿福几次想站起来,都跌坐回去。

本已经躲到巨石之后的人又跑回来,想去扶起阿福,却被阿福推开:“躲回去!”

“一起!”程落不听劝阻,再次跑到阿福身边,拉过阿福左臂担在肩上将他扶起。这一用力,又扯到手臂和背上被碎石块和弹片擦伤的地方,突然的痛感让阿福颦眉,冷汗涔涔而下。

让阿福倚靠在巨石上,然外面枪声依旧不停,程落又拿起机枪往外走:“你在这儿休息!”

阿福想要拉住程落,然而被刚才的爆炸震晕过去,现在还晕眩得很,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终于,这一批鬼子全部倒下,然而他们也损失了二十几个人。刚准备撤出鬼见愁,却又发现了鬼子的踪迹。

剩下的三十几个战士,许多都挂了彩。趁着鬼子还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大家决定先撤回去,要抢在鬼子发现他们之前,退回原来选定的埋伏点,那位置易守难攻,就那么三十来个人,只能倚靠地利的优势。只是,不管地势再好,援兵若还迟迟不到,所有的人估计都会交代在这里。

这一天天黑得特别的早,连番战斗之后,便是悄无声息的夜空。鬼见愁的夜总是特别的可怕,鬼子们不再敢贸然行进。偶尔会有野兽的声音回荡在峡谷里,经久不息。人类并非是无所畏惧的,即使他们有着先进的武器,手握刺刀步枪,或者是轻重机枪。然而面对蛰伏的野兽,该有的恐惧还是不会彻底消失。所以即将要追赶上阿福、程落一行人的一小队鬼子已经止住了步伐,在几次狼叫声之后,决定撤退。鬼子们都信心满满:反正再怎么样,那些人也逃不出他们的包围圈。或许他们再往里闯,就变成了野兽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