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8章 龙阳经

第八章 龙阳经

寒晓看到这木盒中带有这么一本经书,微微一愣,问道:“这是……”

长空道人:“贫道也不知晓,这是我青门祖宗一直流传下来的,据说是一本修道之经书,但却严令我门弟子不得阅研,并与《中庸》一典并传与受典之人,贫道亦未曾翻阅过,现既已传与寒小友,它就是小友的了,小友如何处置,贫道亦不干预。”

寒晓见长空道人这样说了,也不再说什么,将两本书重新包好,放入怀中,一干人遂吃起酒菜来。

酒足饭饱后,寒晓邀长空道人去寒府作客,长空道人十分干脆的推掉了,告别众人扬长而去。

与林昆别过,回到寒府已是天色将幕之时,寒晓将一天行程简单告知父母,用过晚膳,自回自个房中去了。

拿出长空道人赠予的两本书,寒晓先翻阅了一下《中庸》,见与自己前世见过的《中庸》是一样的,只是其中的注解有一些出入,也远未有前世那样精辟,毕竟前世的《中庸》凝聚了几千年来先贤的心血在里面,各种各样的见解基本上都有对照,叙述的更为详尽。

寒晓将《中庸》放过一边,将那本《龙阳经》拿了出来。

翻开首页,但见该经卷首述道:《中庸》有云: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之,可离非道也;莫见乎隐,莫显乎微;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有焉。

《中庸》所云,吾深以然也,吾修道数十寒暑,未得大道,而后深研《中庸》之道,比之古来道法自然,偶得悟《龙阳心经》传与后人,望后人善待之,然方外者不可习之。

寒晓仔细翻阅,这才知道这本经书竟是一本罕有的修习道家内功的无上宝典,但此经书讲究道法自然,修至精深之处须得行阴阳双修之法,否则不但无法再前进,甚至还有可能走火入魔,因此著作该经书的道人(未见著作者)言明方外之士不可以修练。

寒晓对照自己修习的家传绝学“三阳神功”的修习法门,竟与这本《龙阳经》有许多相似之处,但这本《龙阳经》显然不知高深了不知多少倍,同时又有阴阳双修之法,显然已是与大自然的法则深深融合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