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37章 觉 醒

第三十七章 觉 醒

却说岳阳知府李阳一见那几人从人纵中走出,脸色大变,慌忙战兢着抢将上前,双膝跪下,大声道:“下官岳阳知府李阳叩见寒阁老。”

只见行在前面一老人鹤颜银发、灰白长须,虽是一脸的仆仆风尘,仍是面色红润,双目有神。一身青衣长袍,腰系飞花玉穗,整个人散发出一股久居上位者的气势。

这不是京国前任太师、保和殿大学士寒礼问寒阁老还有谁来?

寒老爷子显是一路急赶而来,脸上微现疲态,风尘仆仆,甚是忧虑,想必是一路担心寒晓的伤势所致。

见李阳下跪行礼,老爷子轻轻抬手道:“李大人不必多礼,老朽不在朝为官已久,这上下属之礼倒也不宜再行。起来吧。”

旁边闪出一人将李阳扶起,李阳方才到:“阁老昔日劳苦功高,福泽京国百姓,可说是德高望重,声传宇内,学生这一礼行的应当。”又道:“今日阁老自千里之外赶来,可是为了寒贤侄之伤麽?”

老爷子脸上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忧愁,但璇即如初,淡道:“有这么一层在内,今日我来,主要还是看望一下这些死难者家属。李大人前面引路吧。”说罢望着李阳不语。

李阳忙躬身道:“学生荣幸之致。”起身前行,向那死者家属而去。

王星宇早已紧跟上来,行了一礼,老爷子点头意示,随李阳后面行去。

那些死者家属听闻前任太师前来看望他们,无不惊惶失措,纷纷下跪嗑头,高呼罪过。这寒老爷子发须尽皆已白或灰,年已七十有余,况且还自千里之外的京都来慰望他们,他们实是难以承受得起。

老爷子一一将他们扶起,声声安慰至每人,情真意切,感人肺腑,说的众人无不两腮滑泪,涕泣成声。老爷子亦不禁培同落起泪来,一时间悲戚气氛笼罩着整个会场。

看罢死者家属,老爷子缓步行上前,目光一扫底面千余师生、官员及百姓,徐徐道:“今天在此悼念这四位英勇殒逝的少年英才,我知道大家都很悲痛,大家的心情我非常理解。我也是为人父母的,对这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之事思之犹觉心恐。

“但我们应该如此来想,人的一生有多少的风风雨雨,有多少的坎坎坷坷,能成就功业者本就稀少,能成大功业者更是万中无一。但是我们的孩子们,这四个英勇牺牲的孩子们,他们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