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154章 蓄战

第五卷 第一五四章 蓄战

“狗日的侏儒国,老子积压了几十年的这口恶气终于可以痛出一回了。侏儒国的杂碎们,你们的末日就要到来了!”从皇宫出来,寒晓似乎有一种如获重负之感,在他的内心深处,或许并没非好战斗勇之心,作为一个中原人,他的心是善良的,是一个爱好和平的人。

但是对于那些一直以来深恶痛绝的禽兽不如的畜牲们,他却从来没有想过会对他们仁慈,也绝对不允许他们在自己国人的头上来拉屎,哪怕只是来恍悠挑衅,那也是绝对不允许的。只要他们敢有那份狼子野心,有践踏国人的企图,他就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京国是史上几千年的礼仪之邦,文明大国,几千年来就不畏惧任何外族的入侵,善良而团结的中原百姓绝对不允许那些禽兽来欺压他们,几千年来,外族入侵之事不断,但是中原的百姓无不奋起反抗,历史上留下了数不尽的可歌可泣的抗击外族入侵的烩炙人口的故事,造就了数不清的民族英雄,中原的人们,从来就没有怕过谁!

许久不见军营的弟兄们了,下午的时候寒晓驱着电驹去了一趟军营,顺便看一看两个月未见面的父亲,顺带‘交’待一下自己大婚之事。

父子相见,已然没有了以前的那一份隔阂,言谈甚欢。寒成忠知道儿子大婚之事后,亦是笑得合不拢嘴,笑道:“好样的小子,你可是比你老爹我强多了,一次就娶了四个,你娘盼着抱孙子孙‘女’盼了好多年,这次不但儿媳‘妇’有了,连孙‘女’也有了,这回也不怕她自己一个人在家会闷着了。”

寒晓有些诧异地看了父亲一眼,“爹,孩儿一直以为你是一个木头疙瘩,是一壶怎么也烧不开的水,原来爹爹您才是深知娘心的人啊,您早就知道娘一个人在府中也是‘挺’寂寞的,孩儿以前没有注意到这些,一直到自己也当了爹以后,这才知道娘的感受,我们这十多年来陪在娘身边的时间太少了。”

寒成忠虎目微凝,叹道:“为父又怎会不知呢,毕竟也是几十年的老夫老妻了,只是我们身为男儿,当以国事为重,先国后家,以民族大业、国家安危为重,这些个道理其实你母亲也懂,也是理解的,作为男儿身,为人夫、为人父者,我们能够做的便只是在时间允许的情况下多‘抽’些时间来陪一陪家人,陪一陪爱人,至于内心深处的这一份歉疚,却也只能是自己收着自己知,不然难道你还要跟她们说出来让她们不安吗?做男人,其实也‘挺’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