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20我是谁

第七卷 20 我是谁?

此时两人已然来到了道观的后方,小虫子道童带着他左转右穿,走过了几道圆门,刚走到一条铺满卵石的甬道上。闻言微笑道:“寒施主有所不知,凡进入这灵回异境的灵魂,其导引人的贪、嗔、痴,信、智、勇等人的**、固强之魂尽已被摒弃在外,而灵魂内心的恐惧、脆弱等一切人性负面的灵魂精华却会被完全的释放出来,因此施主才会感到恐吓信惧之感。”

说话之时已然走到了卵石甬道的尽头。前方的一道门与前面寒晓见到的门却又不同。竟然是一个八角棱门,上方以古拙苍劲的笔法书写了三个字:

掘灵居!

看来这灵回异境中的一切都与灵魂有着不可分的关系。小虫子道:“到了,师尊就在这里,施主请跟小道来。”

寒晓一踏进掘灵观,突然感到全身轻松,先前那些阴森森,幽腻腻如芒刺在背的感觉一下子全都消失殆尽,那种感觉就象是一个人突然从阴间返回到阳间,站在阳光明媚的春日里,暖洋洋的,极是舒服。

感受着这种难得的轻松,他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做了两个深呼吸,先前那恐惧的心理便即荡然无存。

小虫子道童笑道:“这是报灵观中唯一最为清静之处,也是小道师尊玄光天尊的居所,这里没有灵魂寄居,阳光虑纯、邪气外阻,而灵气则是依需而引,是净土之处。”

寒晓心想:“这玄光天尊真会享受,如此绝佳之境,居于此那真是无忧无虑,夜夜高枕无忧,想不舒服都难。”

这是一间长宽各约三十丈的大院,古掘的道观印记着岁月的痕迹。小虫子带着他走进了里院,进到了一个道房中。

道房内陈设古雅,琴棋书画,井然有序的摆放着,看上去跟寒礼问的书房一般,看来这玄光天尊以前还是书香门弟出身。

正前方挂着一张长一丈宽三尺六的道家鼻祖老子的画像,画功精细,墨色清晰,惟妙惟肖,似是新作,仔细一看之下又好象已画了数百年,纸质似新实旧,也不知道是哪里的材料。

画像之下一张檀香木椅上,坐着一个须发皆白、面色红润、肌肤如童的老道人,只见他双目微闭,宝相祥瑞,似乎世间诸般事都与他无关。听到脚步声,也未见他开眼,嘴唇未见动静,声音却已缓缓传来:“小虫子,请寒施主在左边坐下,待为师念完这长生经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