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28后园曲径竹幽幽

第七卷 28 后园曲径竹幽幽

剑如寒霜,气势凌人。

酒楼中的空气似乎突然之间急剧翻涌起来,站在三丈之外的人亦不禁纷纷后退,以避让那以少女为中心向四周涌去的气流。

年轻人哈哈大笑道:“如此泼辣的婆娘,以后怎么嫁得出去咯。”但见他的身体就象是风中的落叶一般,随着那狂涌的风卷起,在空中盘旋起来。

少女的长剑如影随形,剑走龙蛇,那剑尖似乎是安了碰到了年轻人这块磁石一般,幻化成一道道凌厉的剑气,剑剑不离年轻人的前胸大穴。

年轻人对于这些凌厉无匹的剑气似乎一点也不在呼,人在空中,总是随着她那长剑涌起的剑气飘荡着,不时听到轻薄话语从他的口中传出,在整个酒店之中荡漾。

少女剑出片刻之后,所有的人都退到了十丈之外,无人敢往前再移动一步。

酒楼中剑气森森,寒气涌动,荡气回肠。

少女的每一剑刺出,似乎这天地都要为之变色,方圆十丈之内的桌子、椅子在她的凌厉的剑气之下已然被劈得粉碎。

酒楼的屋顶在翻涌的剑气下不时轻轻地晃动,似有随时倒下的征兆。

见到剑气如此威力,酒客们纷纷向后门溜去,不敢再在里面稍作停留。片刻之后,原本热闹的酒楼空空如也,只剩下了与那少女同来的三个青年人,就连那势利的掌柜的亦躲到了后门边上,簌簌发抖,脸色吓得煞白。

这个叫翠羽的少女似乎被激起了平生以来最大怒气,虽然攻了数十招,连那年轻人的衣角都没有碰到一点,她兀自疯狂地出剑,挑、刺、撩、抖,有时就连劈也使出来了。

酒楼中白光闪烁,如同电闪雷呜一般。

那三个青年在酒楼门口看着,那胖子青年看到年轻人在应付少女疯狂的攻击,在不还手的情况之下竟然如同儿戏一般,心里是又惊又奇,问身边那俊雅的青年:“二师兄,这臭叫花子究竟是什么来历,看他身法,应该差不多跟我一样了。”

俊雅青年人“咚”的敲了他一个响头,笑斥道:“楞三师弟,你真是大言不惭啊,就你那几下子,也敢拿来跟人家比?就连我也没有把握赢得了这厮,更别说你了。”

胖子刀楞三嘿嘿笑道:“那也不尽然,你没有看见,这厮被我一推便推出数丈之外吗?我看这厮除了轻功了得,其他功夫也是稀松平常得紧。”说着又道:“二师兄,要不要去助小师妹一臂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