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神相

第七 卷52散04

第七卷 52 散04

第七卷52散04

“刷—轰——”

金色的竹剑剑气以摧枯拉朽之势深深刺入地板之中,岩石铺就的地面在他这强大剑气的腐蚀下迸射而起,瞬时之间沙飞石走、天地变色。

竹剑剑气激起的碎石块如同炸药爆炸一般向左右两边迸射而去。爆炸的威力自然不同于单独的剑气那般集中在一起,天临阵的威力在于聚少而成多,面对这些四下飞溅的石块由于没有了虚月蓉的从中指挥,一时间竟然没有办法应付,瞬间阵式大乱。下一刻,便传来了乒乓声及一阵阵的惨叫声。

寒晓身形未停,背着一人,拉着一人,身形竟然未见慢了下来,轰隆隆的碎石爆裂之中,从中间穿了出去,手上竹剑如虹,金光大盛。

两个虚家弟子首当其中,挥剑来挡,“噼噼”两声,两把锋利长剑从中折断,寒晓手中竹剑左右一抖,“嗤嗤”两响,从两人的颈下划过,身形仍未见稍停,从两人的退开的空裆中快若闪电一般的冲了出去。

两名虚家弟子只觉得颈下一凉,在寒晓冲过之后才嘭嘭两声向后摔跌下去,眼珠子都突了出来

剑阵一乱,那些挡住了去路的虚家弟子实力一般,而此次寒晓由于手上多了两个人,自是不能象先前在山下助京国的探子撤离时的那般大开大阖的施展。

他以先天真气护住了两女,而另一股更为强大的真气则是贯注于竹剑剑尖,金色的剑气在竹剑上泛起达三尺,加之他出手如电,那些虚家弟子还没有来得及出手,身上要害之处已被剑气所刺,向旁边摔跌而去。

欢喜乐佛与鸡冠道人在远处看到的却是寒子拖着虚月蓉如入无人之境,在地上尺掠的身形根本没有受到虚家弟子的拦截的影响,不片刻,便已突破包围圈,向阵外飞掠而去。

虚月蓉看着他破阵自己辛辛苦苦训练出来的天临阵竟然如探囊取物一般,眼中开始露出了不安之色。不过看到前面还有一般她穷十年之参透《纵横卷》而创出的天临外阵,那是依靠天地自然的能量,配以虚家持有的一件天地异宝,再经过天地五行生克之理依地势而布,与正反五行玄武阵可合可分,她也是在寒晓救下方灵素向外撤退之时才开启的,虽说此时没有了她依能量变化进行调剂,便依然保有了外阵六七成的威力。心想:“但愿这最后一道屏障能阻得他一阻,不然让他把我从卡瓦格博峰之巅掳走,我虚月蓉这天下第一的称号也不用争了。

不过,下一刻,她便露出了又是失望又是迷茫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