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懒洋洋

第17章 初夏夜宿鱼香院

第十七章 初夏夜宿鱼香院

滑嫩的手轻柔地拂着他的脸颊蓝炀眼睛一亮,如灰暗的荒野被星火燎原一般。他伸手握住俞香擦拭着他嘴角的手,柔柔地笑着,“娘子!”

俞香笑了笑,回握住他的手,暖暖的,让人安心。

蓝炀打了个吹欠,白皙如玉的面上笑容依旧,抱着俞香,埋头在她的肩窝,轻轻地蹭着,“娘子,我们去睡吧!”俞香笑容僵了一下,皮笑肉不笑地抬头冲他笑了笑,“相公……太早了,我还不想睡,陪我聊一会儿吧!”

蓝炀脸瞬间苦了下来,“娘子……”眼睛里浮起了一层极淡的哀伤,见俞香只是静静地笑望着她,硬着头皮极勉强地道,“好吧!”松开俞香,他垂下手牵住俞香,与她十指紧扣,柔柔地笑着,未见有一丝不悦,“娘子,我们去外面的亭子坐着罢!”俞香点了点头,见厅中各侍女又是诧异的表情,心中对这蓝炀大致的性情又有了几分的肯定。

鱼香苑是个独立的院落,进了院门,便是一条悠长,用鹅卵石铺就的小道,上还以不同颜色的石头拼成气节图案,两旁值着些花草。再往前几步,便是一条横亘而过的人造小溪,不到一米宽,涓涓的流水下,金鱼儿在里头欢快地游着。再过去便是一座宽敞的小桥道,以花岗石筑成,石栏杆上雕刻着花虫鸟兽等图案,再过去便是一个亭子,飞檐尖顶,朱红色的柱子。

亭后是一汪不大不小的湖,称着鱼香苑正好,主房坐北朝南,侧边是下人的房子。

蓝炀牵着俞香的手来到亭间,那里早有小厮在那里安放了一床容下两人躺的软榻,俞香瞪着那软榻,顿时无语。“娘子,这软榻是月前差了史兄为我们打造的,是以红花木所制,这一纹一路,可都是他精心所制。史兄的雕刻之功极好,瞧这上头的花纹……”拉着俞香来到软榻前,温温地笑着,眉眼之间又带着讨好的意味。

俞香是听过一个姓史的木匠的,他是循京城有名的木匠,一般不轻易为人打造。条件也几近苛刻,无上好的木材送上门,不做,价不高,不做,态度恶劣者,不接……但,倒是经常为那些穷苦百姓修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