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挑邪魅总裁

第110章 寂寞的恨意

第2卷 迷乱的夜,是谁洒下了种子 第110章 寂寞的恨意

——

别墅外,一辆车停泊着,一双明眸死死的盯着那里,怒中的火焰显得那双眸子愈发的明亮。

夕阳西下,一辆法拉利行了过来,见到那车,顿了一下,北唐累走了下来。

夏千金唇微扯,某种怒火似乎也在这一瞬间完全爆炸,豁然下车,想也不想,一拳便揍了过去,北唐累拧眉抓住,脸色却是骤地冷了下了来。

“夏小姐,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若再一见面就打人,我不敢保证我会再客气以对。”他沉说,眸底一片阴鸷,貌似对夏千金总是如此的作为已经忍到了极限。

夏千金唇轻勾,自有一股嘲笑,尤其想起那个温润的北唐累,还有种种所发生的事,莫名的不知为何,心愈发的怒不可揭。

“北唐累你与北唐家有什么恩怨,我不管,可你自己说学长到底有哪个地方对不住你?”她怒问,扯回拳头捏得咯咯作响,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他,怒火旺盛。

“哪个地方对不住?因为他是许静的儿子,这点他便跑不掉,我能如此放过他,对他算是便宜了。”北唐累冷笑,多了一份讽刺,更有一种寂寞的深沉恨意。

那是似乎被地狱焰火焚烧也灭不尽的恨意。

那是谁不会明白的过去。

他的恨意深入骨髓,几乎可以把世界焚毁。

黑暗,黑暗,他的眼前从来都是黑暗的,唯有那么一丝慈爱的光明,但却无法抹掉太多的暗。

他恨。

恨,恨,恨。

恨北唐家,恨那个女人,恨许静,恨一切的一切。

还有……

骤然沉眸,寒光迸射,紫色眸子直直逼视向了夏千金,一种黑森所说引起的猜想,仿佛瞬间淹没了他,夏家,夏家,好像也有份。

“你,你干嘛这么看我?”夏千金心微跳,反射进她瞳中的恨意,让她不自觉的有种深度寒意,连着背脊都瓦凉了。

北唐累不答,迈步接近,夏千金下意识的退后,他一把扼住了她,唇间勾起了一抹奇异的笑。

“你这么生气,只为了他?”他眼中的韵味她看不懂,但心莫名的更是了节奏。

“我,我为了谁干你什么事。”拧拧眉,夏千金想把手挣脱出来,北唐累却是捏得更紧,使她手腕都感觉到了一丝疼痛。

“啧啧,你们两家的关系好像真不一般啊。”北唐累古怪一笑,阴霾愈发的浓重,每一步接近,都似一种逼迫,直直把她逼到了车上,退无可退。

怒火被渐渐打灭,夏千金心头却是升起了疑惑,北唐累的眼神和话语,实在很奇怪。

就似她对不起他似的,简直有点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