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0章 何惧茫茫登天路

第二十章 何惧茫茫登天路

明媚的阳光直接照射下,杨家一艘客船甲板上,红木的圆桌被一把特制的大伞遮住,四周几个椅子上早被人占满,随着哗哗的声音,店霄珥一个人奋力地把一块冰用刨子一样的东西来回刨着,纷飞起来的冰削打到前方遮挡的木板上,落到一角,渐渐聚集起来。

以杨家大小姐为首的一众小家伙,每人手中都捧着一个碗,里面放着长江两岸买到的水果,做成的碎沫,咽着口水等待着那冰沫快些聚集起来。

再有几日就是大署的节气了,天也越来越热,只呆着不动,汗也会出来,还好,有这么个经常能想出办法的小店子哥哥,才让孩子们在酷热之中找到一份欢娱。

远远的黄大江那个婆娘,帮着晾晒衣物时总是会往这边看两眼,感叹有钱人家可以夏天吃冰时,也为自己孩子能够被允许和那少爷一起玩而高兴。

偶尔一条鱼从江面上高高跃起,溅出闪亮晶莹的水花,白云或散或合的悠悠飘过,在水面及船上映出那清凉的影子,使得夏天晌午的船上,并不是那么闷热、无趣儿,水声、欢笑声、船工间吆喝声,还有鸥鹭的鸣叫声相谐而来。

杭州轩德楼旁边一处宅院当中,杨父正陪着自己的爱妻一同给池子中的鱼喂食,不远处的鸳鸯也是结着伴儿的漫步在水中。

“老爷,你把萱儿和煜儿都扔到外面就不怕出什么事故么,那蜀地哪里比得上江南的繁华富庶,一路上说不定要吃多少苦呢,煜儿还那么小,萱儿这丫头一天总是让人担心,也不知道多算计下,早晚要吃亏的,那杨金主也是还没见过什么阵仗,未必就能照顾好他们啊。”

杨母依偎在杨父旁边,一边把吃食捏散撒到池子中,一边抱怨两个孩子都不在身边。

杨父看着远处水波粼粼中那云和树的倒影,略带着些期盼和忧愁的说道:“杨家不能在这样安稳地熬日子了,祖上苏家的教训就摆在那里,去吧,去见识一下也好,至于金主这孩子,压根我就没指望他干什么,他也是去长见识中的一个。”

“那你还让他去?真要有个差池,可让我这当娘的怎么活呀?”

“急什么?女人家就知道瞎操心,真正让我放心的是那个查不出身份,为如归赢了博艺会的店霄珥,不过是个稍微大点的孩子,却领着一帮小孩子,赢了比试不说,还研究出来那种吃了让人回味的调料,能在晚上让由拳镇那偏僻地方形成夜市,还能在发大水时领着人度过难关,给我的感觉他是那种越是遇到苦难越能有办法的人,对,就是那样,愈强则强!”

杨父评价着店霄珥时流露出来的信任和自豪,好象说自己儿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