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章 为探情报欲下手

第九部 第九部 天寒地冻巾帼娇 第二章 为探情报欲下手

冷的风‘呜呜’吹拂着早已落尽最后一片叶子的树枝融后凝成的冰晶被吹化了表层,‘噼啪’响着绷开落到下面的雪地上,几棵枯黄的草挣扎着露出个头,用逝去的生命来证明那曾经存在过的苍劲。

天上的星星不知何时被乌云偷偷地藏了起来,零零散散飘下的雪沫子‘簌簌’打在地上,微小的声音被偷食挨打的野狗号叫所掩盖,间或响起农舍中短促地叱喝,在相对宁静的夜中传出很远很远。

从长青县通往东方的路上,无数个火把忽明忽暗地燃烧着,给一个有着几十辆车和近千匹骡马的队伍照着亮,茫茫的雪地上只有两尺宽的路因走的人多才被踩实,旁边的地方依然是厚厚的样子,被一层融化后又冻上的冰茬覆盖,一脚踩上去划得腿都有些疼,裤子若是没有掖好,雪会毫不留情地灌进鞋里。

前面的车马一过,中间和后面的便好走许多,地上要是没有被冻硬的黄土和马粪,直接拉着车的后面就能被带着滑行,队伍中个别的几个位置还燃有灯笼,前面的人和车马静静地过去,只有脚步和马的哧鼻声不停地响起,可惜这种和谐的调子却被后面的话语声打破。

“切,柱子,你累吗?这有什么呀?不就是背着点东西跟着走么?记得前年我还从弘州背着一石的大米走到过长青呢,舅舅也不知听了什么话?居然让我们跟个削面的学东西,哎我说那个刀削面,你想惩罚,能不能换个新鲜的办法?是,我就找契丹人欺负你们了。怎地?”

羊肉泡馍的虎子和柱子两个人每人背着一个包裹跟着走,店霄则裹在绵被里面坐在一辆车后面的多出地那块板子上,手中挑着盏灯笼来回晃悠着给照亮。这轻蔑地话语正是虎子说的,看向店霄的表情也尽是嘲笑。

“虎子哥,你少说两句吧,还有不少时候才能歇息呢,这才出来一个多时辰,队伍走地又慢,当然不累了,再过会儿就不好说了,掌柜的也是为我们好。至少我就做不出那好吃的刀削面。”

柱子比较实际,不逞什么英雄的模样。直接略屈着腿,稍弯个腰把包的重量尽量均匀地分散在肩膀和背上,脚下也保持一个频率地走着,不急不徐。把店霄看的直点头。

“柱子,这时候你不向着我说话可太没有义气了,这点路算什么?”

虎子嘴中说着不在乎的话语,身体却也调整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