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1章 被袭之后初升堂

第三十一章 被袭之后初升堂

凉的海风徐徐吹来,使得悬挂在衙‘门’檐下的灯笼来回今夜的东莞镇注定是有些人难以入眠,一些个贫民窟居住的小巷子里,睡不着觉的人爬起来,推开房‘门’,来到外面稍微宽敞的地方,和左邻右舍说说闲话,今天说的最多的就是新来的县令,纷纷猜测着能不能结了那明显挑衅的案子,又是否会象上一个那样,开始来的时候还是个好官,没多长时间就变了。

县衙后面一落院子的大厅里面此时也是***摇曳,碰杯、闲谈、大笑之声‘混’杂在一起,外面的院子中也有不少人在那吃菜、喝酒,看那穿着就知道是这县里的衙役,不知为何现在还都没回家。

“李叔,你说这新来的县令能支撑几天?我打赌,十天,最多十天,只要他见识到那些人的手段,他就绝对会就范的,可惜,咱们是升不上去了,想多赚点钱难啊,需要对自己的乡亲往死里打才行,可我就是下不了那个手。”

一个二十来岁的衙役就着几样不值钱的菜喝着兑了水的劣酒,跟旁边的一个年纪比较大的人说着。

这年岁大的人头发都已经白了,看样子到不是因岁数的关系,应该是少白头,听得这个衙役的话,端起酒碗来并没有马上就说,而是在那沉‘吟’起来,他旁边的另一个把衣服敞开的大汉则等不及说道:

“你赌?好,我和你赌,我赌这个年轻的好象还不通世事的县令,七天都‘挺’不过去,他可能不知道这边的规矩,新来的要经过三案一吓。好让他屈服,可惜呀,只有上一任的那个过了一案,随后便被案子给压得抬不起头来,加上那些好处,最后不得不妥协,而让他去年‘弄’不了地案子,就是今年的这第一个,那个小子又如何能过?”

“我到是盼着他能行。这里现在哪还有什么公正,他要是真有能耐,就带着我们把这片地方治理好了,还百姓一片青天,我再也不愿意做那欺压乡邻的事情,若不是怕他们报复我,我宁愿不要他们给的养家钱,上次那个刚干了两天就升上去的,居然连自己的亲爹娘都打。我做不到,这个县令再不行,我就远走他乡,我跟你们赌,我赌他能过的了那三案一吓,并能在这里站住脚。”

几个人对面一个喝起酒来小口抿的瘦小衙役,眼睛木然地看着铺在地上的菜,言语中尽是无奈、悲伤、‘欲’离去之意。

“行了,大家都别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