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96章 奇女子

第96章 奇女子

楚煌淡扫了子衿二女一眼,勾勾唇角,轻笑道:“我原想偷入营中打探你的消息,再作筹算。”

夭夭搂着他腰间的手臂一紧,看了秦筝一眼,紧张地道:“秦姐姐说,营中有血影魔亲自坐镇,四大血灵四处巡守,整个营盘的防守如同铜墙铁壁一般,水泼难进,偷入还算容易,从容退走却难如登天,相公,夭夭不想你冒此大险。”

“傻瓜,你不是也来了。”楚煌细看她红菱般的唇瓣不住开合,眉眼婉约,更有种精致的味道,顽皮之心大起,伸手在她鼻翼上勾了勾。

夭夭神情微羞,飞快地在他大手上拍了一记,偷看了凝神戒备的秦筝一眼,轻嗔道:“我怎同呢?……夭夭身是白禺族人,如今合族遭灭顶之灾,我又岂敢置身事外。便是秦姐姐避居空谷多年,而今也不得不走此一遭?”

楚煌不由一叹,“听那营官所言,两族大将俱未返营,白天族长他们下落如何,还是未知之数。入营之事似可缓上一缓,待有了确切消息,再做打算怎样?”

夭夭有些意动,抬头朝秦筝望去,甚有瞻其马首之意。楚煌顺目看去,那秦筝修长窈窕,眉目端妍,玉颈白皙柔滑如天鹅骄人。霓裳广带,一派出尘之态。

“畏首畏尾之徒岂能成大事?夭夭,既然你相公到了,你便随他去吧。我白禺族万年传承,天赐伟力。不能任血影魔狂妄践踏,遗羞祖先。你今日逃归也算为白氏一族留一血脉,我可不负族长所托。只是……你这相公虽有痴心,却不是刚猛挚勇之辈。可惜白禺一族素性奋激踔厉,宗魂从此绝矣。”

秦筝水袖轻拂,马车后壁砰砰碎裂,现出一个半人高的空洞。

“你们走吧。”

夭夭见她忽然如此决断,言语中似有诀别之意,大为惊恍,急道:“秦姐姐,咱们不是要营救族人吧,你这是做什么?”

“怎么回事?两位小姐可曾安好?”宿卫武士听见车厢中传出异动,连忙驱马跑来过查看。

秦筝轻抚夭夭脸庞,明眸中掠过一丝怜爱,“天参倾折,族人死难,此乃锥心泣血之仇,弥天灌海之恨,便是救得族长、长老出来,又能济得甚事?不过苟延残喘,为其驱策罢了。自古宗社倾覆,岂能无一二敢死之士,血溅七步,诛杀獠首。”

“小姐何事惊扰?”宿卫长顾不得跟营卫对峙,骤马冲了过来。

“大人不好,后壁破了一个大洞。”却是转到车后的卫卒,发现了车壁异样。

“怎么回事?”宿卫长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