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00章 帝后景旒儿

第100章 帝后景旒儿

“哥,那姓楚的小子人呢?”回雪问。

子衿神情一动,不由侧起耳朵。

“哈哈,好叫韩小姐得知。那小子已被将军神剑晒成飞灰了。”一真道长微笑说道。

“死了?”回雪顾视韩志公,一脸恨恨。

韩志公轻轻点头,转口道:“那女子悍闯中军大帐,剑术诡奇,不可小视。我们还是速去掠阵,以策万全。”

“你胡说,相公不会死的。”众人方欲迈步,忽听得耳边一声娇叱。

子衿见夭夭花容惨淡,双眸无主,不由地轻柔一叹:“夭夭小姐,楚相公乃是修行之士,术法精微,参透阴阳。你且不要太过痛伤,只要他一息未丧,定会赶来与你相会的。”

夭夭盈盈一笑,眸中却流下泪来,她看看子衿,轻声道:“是啊,我相公有移山架海之能,岂是一把凡剑所能镇伏。”

韩志公轻哼一声,他的佩剑乃祖宗传下,珍逾性命,由不得别人道个不字。忍不住哂道:“那可邪了,我属镂剑下还从来没有杀不死的亡魂。”

子衿黛眉微凝,讥诮地看他一眼,淡笑道:“你的佩剑是绝世利器,天下无双,自然是宝贝的紧。伤人都不沾血的。”

韩志公闻言大觉尴尬,干咳一声道:“大师、道长,咱们……”

他尚未表达完应援之意,只听夭夭冷声问道:“我相公可是被你所害?”

“怎么?”韩志公皱眉看时,不由心头一讶。夭夭紧握碧玉杖,眸光如冰,五指似玉,竹杖上竟然散发出淡淡青色光雾,隐隐有寒泉吞咽之声。

“受死。”夭夭清声一喝,音如碎玉,霎时间好像换了一个人般。竹杖斜划,带出一道道残影,绿意如刀,笔笔好似削竹。

韩志公瞳孔一张,扣动机簧,‘属镂剑’发出一声清越龙吟,金光流动,炙目而出。

夭夭娥眉轻挑,杖头绿意浓处在剑锷上轻扣,‘属镂剑’炙气哗然崩散,剑出半鞘,呛啷一声还入鞘中。

“大哥——志公——。”回雪二女不虞夭夭忽然施展如此手段,韩志公和她过手,竟然连佩剑也拔不出,不由惊呼出声。

“还我相公命来。”夭夭眉目清寂,手上竹杖忽焉如剑,绿芒泠泠,朝韩志公脖颈劈斩。

“夭夭小姐手下留情啊。”子衿急叫一声,恬淡的面庞终是露出惊惶之意。

“啊——。”韩志公按剑而立,面如死灰。对属镂剑的强大自信忽然崩溃,竟尔无力抵抗,心胆俱碎,束手待死。

千钧一发之际,一根黑黝黝的拐杖忽然从天而降,疾如流矢,‘砰’的一声将玉竹撞开半寸,其势不绝,‘卟哧’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