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05章 一身杀伐气,战火亦随身

第105章 一身杀伐气,战火亦随身

“白元——,”雷鸣大喝一声,“我命你收拢族人,速随水长老撤入无忧谷中躲避,今日之后,你便是我白禺族新任族长。”

白元一揪绑索,勒住一个青狐武士脖颈,大喝着拖拽五步,急道:“那可不成,族长、长老都还在,俺怎么能做族长呢?

“你糊涂啊!”雷鸣挥杖劈翻两个青狐武士,指着天参喝道:“你看白天现在的鬼样子,哪里还像我白禺族长,他早就被妖人吸咐了神魂,你秉性温厚,又有勇略,你若不做族长,我白禺族死无噍类矣。”

“你说白天族长他已经……已经死了?”白元不信道。

雷鸣心知白元性情耿直,净认死理儿,现在情急逼迫,不容他解释太多,大声道:“你这么想便可,日后好生激励族人,有朝一日,剐了血影魔,好为族长和我报仇。”

“噢,啊?”白元闻言一愣,“长老,你怎么……?”

雷鸣将身一扭,挥杖如剑,将一个青狐武士捅了个透心凉,怒道:“还不快按我说的做。”

“是。”白元抓翻一个青狐武士,勿忙点头。

……

“铜柯石根功……铜柯石根功……哈哈哈哈,”地姥一抓鬼磷杖,身如光影,倏倏在虚空连闪,站到天参根前,惨笑道:“天参呀天参,你就是为着练这个劳什子的无双奇功,才百般冷落我的吗?”

青色光雾中,天参面容肃穆有如古树,冷哼一声,却不答话。

血郁独被根须缠缚,四肢欲折,呼吸渐紧,不由得心头暗惊:“我的铁滑车乃血族至宝,出入战阵无数,强横无匹,怎么今日却被他一个小小功法缠缚得不得脱身,难道我血郁独出师未捷,便要壮志潜消?”

地姥笑意全失,缓缓说道:“血影大王,你可知天参是天生的木德之体,修习‘铜柯石根功’,已成金钢不坏。尤可惧者,此功与地脉气血相连,你纵然神通广大,又怎及他借着后土神力。别说你一个血族秘传的铁滑车,便是『轮回天』的大罗金仙,被他根须缠缚,也休想轻易挣脱。”

“地婆婆,你可有办法助我胜他?”血郁独咬牙问道。

“天生一物,必有一物降之。天道忌满,便你是金钢之躯,也不得允称无敌。‘铜柯石根功’要人根连地脉,气血贯通。心脉乃气血之源,你且断了他的心脉,使他拔地而出,不得借后土伟力,自然根枯枝萎,我这般说,大王还不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