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73章 玫瑰的刺

第173章 玫瑰的刺

辛昭大感兴趣,正要旁敲侧击一番。只见那华衣少年一抖马鞭,‘啪’的一声,城门官手臂已着了一记。他吃痛的叫了一声,两锭银子从袖中滑出,‘啪嗒’掉落在地。

“这一行都是何人?”少年问。

城门官心头发怵,拱手答道:“禀监军,是……是客商。”

“为何收钱?”

“关……关税。”

“收了多少?”

“两……个银锭。”

“只有这些?”

“是……是。”

“大胆。你这狗才竟敢欺上瞒下。谁给你的狗胆。”少年声音转厉,呼左右道:“来人,拿他喂狗。”

“诺。”身后掌管猎犬的应了一声,翻身下马,牵着猎狗抢了上来。那猎狗吐着舌头奔了上来,又跳又叫,颇为凶厉。

“监军饶命。”城门官膝盖一软,跪了下来。

“说,多少?”少年冷冷发问。

“确实……是两个银锭。”城门官额上冷汗直冒,咽了口唾沫,勉强说道。

“喂狗。”少年怒哼一声。

“谁敢。”不等猎狗冲上,城门官跳了起来,拔出军刀,虎视眈眈。

“你敢反抗?”少年不怒反笑。

“监军,飞熊寨的关税都有定额,属下只是照章办事。你要动用私刑。末将不服。”城门官一边说着一边小心向城门退去。他手下掌管百八十号人,退回阵中自然要安全一些。

少年身边一个副将模样的轻咳一声,小声道:“监军,城门官是淳于将军内亲,他只是依例行事,并无特别过错。监军若执意处罚于他,恐于淳于将军面上不太好看。”

“淳于将军的内亲?”少年唇角勾起一丝冷笑,蓦的一拽马缰,那白马仰天‘嘶聿’一声,跃到城门官面前。少年挥鞭一抽,将他的皮甲打的四分五裂,外衣破败如乱絮,两张折叠好的银票飘飞起来,缓缓落到地上。

“啊?——”城门官大吃一惊,顾不得身上狼狈,伸手就向银票抓去。少年早从马上跃下,一脚踩到他手掌上,静如山岳。城门官吃痛,趴在地上正好看到那少年的粉底薄靴,一身黑裘,华贵无比。他心头涌起一股愤恨,挥刀便砍。少年飞起一脚正中刀把,将军刀踢的扎入雪里。

“你敢袭击我。你们都给我看看,这狗材眼里,还有尊卑上下吗?”少年怒火填膺,一脚踹在城门官脸上,踹得他凌空几个翻滚,摔到地上,鼻血长流,面上青紫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