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86章 行素

第286章 行素

阳光透过窗纱,好像被稀释了一般,变得温和起来。房间里一片宁静,甚至可以听见心跳。

两人对视一眼,兰毓想找张椅子坐下,不由微微苦笑,她这间屋子里是不别设坐椅的,惟一的绣橔又被楚煌占着了。

“怎么了?”楚煌抓起她的玉手,轻声道:“子衿,你还好吗?”

兰毓娇躯猛的一颤,摇头道:“不好。很不好。”

楚煌眉梢轻挑,佯怒道:“谁欺负你了,我去教训他。”

兰毓‘卟哧’一笑,轻轻叹道:“还能有谁。黄天贼兵临城下,临安城是守不了多久了,你父亲虽非能主,到底是朝廷的封疆大吏,城破之日,必无生理。我还能快活吗?”

“前人有语,愿无生帝王家,毅宗语公主,也说,汝何为生我家。这是黄梨洲[明夷待访录]旧语,世事轮回呀,竟不稍变。”

楚煌怒道:“数百年来君王,都是酒囊饭袋,到底种得何因缘。”

“子衿不好,惹你生气了。”兰毓甜甜一笑,蹲下身子,趴到他膝盖上,轻声道:“哥哥,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怎么舍得不再见你。”楚煌抚着她狐裘般柔软的秀发。

“你真的是想我才找到这儿来的吗?”兰毓仰起俏脸问。

“千真万确。”楚煌托起她的俏脸,不知何时,她已经泪流满面,娇躯一软,坐到楚煌身上。

“我听说楚庄王、任广图、韩志公率领大军已席卷三城,直逼临安城下。他们有为荆威侯报仇的,有为自己的父亲报仇的,我父亲过恶满身,这次是必死无疑了。可是……”

兰毓微微哽咽,珠泪簌簌,“可是,我不希望你来杀他,你明白吗?我又想见你,又怕见你,因为我不知道你是为见我而来的,还是……为了杀我父亲。”

“子衿,你读过柳子厚的[驳复仇议]吗?”楚煌叹道。

“嗯。”兰毓疑惑的点点头。

“若是荆威侯确是有违国法律条,兰修儒从而揭发之,虽人品可议,而荆威侯固是死于国法,这个仇便不报也罢。反之,若是荆威侯言行清白,却被兰修儒深文罗织,加以莫须之罪状,冤沉海底,刑吏不能辨,朝廷不能察,则人人得而诛之,何况为人子者?”

楚煌将她扶起,叹口气道:“子衿,那日飞熊寨一别,我一直对你放心不下,早就想来看看你。只是俗事冗杂,不得其便。即便兰修儒死有余辜,你是一个好女孩,不必陪他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