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319章

第319章

陈鱼正要说话,只觉眼神一暗,硕大木箱便遮住视线,她对着箱子呆看了半晌,猛然转过身子,用棉被遮住头脸,这样过了片刻,又觉得憋闷的难受,掀开被子大口喘气。静听了半晌,也不闻异动,忍不住轻声问道:“公子,你睡了吗?”

“夫人有何吩咐?”木箱那边传来楚煌的声音。

陈鱼一时语塞,她生就美貌,聪慧过人,虽然少时贫贱,却从未俯仰由人。她生父也是一好道之士,后来入山不返,母亲他适,她依祖父母而居,自小即操持家务,绝非弱不禁风的贵家娇女。十六那年,本县县令入乡劝农,府吏裴行寂对她一见不忘,惊为天人,之后极力聘她为妾,陈鱼自谓一浣纱贫女,所遇如此,亦可知足。

谁知主妇妒悍,裴行寂畏妻如虎,未得入门便将她置之外室,陈鱼正苦于遇人不淑,无所适从,裴行寂却为她延揽名师,遍授她琴棋书画,学无不精,其师皆自知叹弗如。

如此二三年后,裴行寂即借兰修儒巡查之机,巧设安排,使她误奏琴曲,拨动兰修儒丧妻之痛,因此夤缘求进,竟尔成了兰泽王妃。

陈鱼想起往事不由怔忡了起来,楚煌唤了一声,又不见她答应,心中暗自奇怪。两人一里一外,隔着箱子想着各自的心事,便都无心言语,睡梦之中也不知走了几多山路水程。

……

缺月朦胧,夜气袭人。

击柝之声传来,多有几分清旷之意。楚煌听的更点已是四更,兵士都已眠熟,守备多有懈怠,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楚煌一跃而起,待要将陈鱼唤起,却见她眼眸清亮,无一毫迷蒙之色。见楚煌走近,连忙坐了起来,低声道:“要走吗?”

楚煌点头道:“还要委屈你在箱中躲藏片刻,等出了大营,我再放你出来。”

陈鱼应了一声,卧到箱中藏好。楚煌锁上箱子,如法收进齐物袋中,略一思忖,又把被褥卷好,一股脑收了进去。打点停当,便摇身一晃,化作荒芜刀光影,这口刀白日里无形无质,只在月光下才有薄薄光影,若以灵力贯注,却能暴出万丈光华,威棱尽显。

想那光影本是阴质之物,飘渺往来,神鬼不觉。楚煌透过营帐走将出来,又使个遁地之法,翩若惊鸿,捷如雷电,煞时便去的远了。

如是匆匆忙忙赶出数里,营中击柝早已渺不可闻,临安城也隐没在无尽的夜色中,楚煌才收起化身,将陈鱼从木箱中放出。

“终于出来了。”陈鱼四下里望了望,喜滋滋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