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91章 十三

第91章 十三

C省杂居着不少少数民族,光是世居的少数民族就多达14个,因此丧葬习俗也是五花八门无奇不有,有土葬、水葬、树葬、岩葬等等。为了尊重民族风俗,对此政府有时候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毕竟已经是二十一世纪,火葬得到了大力推广,加上如今土地越来越少,实在是没那么多地给死人用,一些显然不符合时代背景的丧葬习俗也不得不更改。但是眼前这送葬的队伍似乎还生活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

方国梁看着那支队伍,低声说了句:“晦气。”然后别开了脸。

廖天骄有些疑惑地看向方国梁,在刚刚那一瞬间,他似乎又看到方国梁身上隐隐约约浮现出许多灰色纵横交错的道道,但是当他再仔细看去,那些道道却又消失了。奇怪,如果他两次都没有看花眼,那么方国梁身上这种一会出现,一会又消失的灰色锁链是个什么玩意?

送葬的队伍悄无声息地走来,前后一共是十三个人,不像普通人家家属的痛哭流涕或是强忍悲痛,这支队伍里的人都显得无精打采,神情麻木。站在最前排的青年看起来约莫二十四、五的年纪,走着走着竟然打了个哈欠,打完了冷不丁仰天嚎一嗓子:“天啊,你们死得好惨啊!”后面那些人便跟着一起喊:“天啊,你们死得好惨啊!”锣鼓唢呐“锵锵”、“哔哔”地响一阵,跟大合唱似的。

年轻人又嚎:“地啊,你们死得好惨啊。”

那些人又嚎:“地啊,你们死得好惨啊。”

年轻人道:“诸方鬼神,让让路啊!”

后面嚎:“让让路、让让路!”

年轻人道:“让了路,你们好上路啊!”

“好上路、好上路!”

又是锣鼓唢呐一通乱响,跟着就又没了声息。

“是代人哭丧的班子。”姜世翀仔细观察后说,“前头那个年轻人应该是班主。”

廖天骄说:“这哭得可够不敬业的。”

佘七幺说:“仔细看,这事有点蹊跷。”

“嗯。”廖天骄也已经察觉到了。十几个人异口同声喊“你们死得好惨啊”,但是中间抬着的棺材,只有一口。

一口棺材,应该只有一名死者,多出来的“们”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