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75章 3.16

第175章 3.16

2、作者是猪,算术不好,现在修正了密码bug,改“从头开始查”为“从头重新查”;

3、密码中8的含义不是把第二组密码口令“262”改为“292”,而是代表着将声母表和韵母表倒过来看,取倒数第二个字的声母和倒数第六个字的韵母;

4、本来想偷懒不编声母韵母表了,还是补一下吧,因为是佘爷爷的游记,所以有点观赏风景的意思:

声母表:传此有奇山,问道入香林。喜欢网就上。坡宽吉风阻,织女梦缟丝。便天寒。

韵母表:今梦娲女来,弄月夜鹿呦。畦青云浪滚,雷闹岸鸥回。卧尔人乐。

希望没错了。

从头重新查,就是这么简单的五个字,却费劲了两个人的心血。从几百年前佘玄麟在四海游记里留下的看似不经意却实则伪装过的内容,到单宁用生命留给他们的藤杖,到老何千辛万苦快递过来以命换来的纸条,到他们从老何修理铺里找到的工作笔记,到佘七幺以佘家山主佘玄麟之孙的血来解开封印,如此大费周折,最终只得到了这五个似乎并不重要的字——从、头、重、新、查,可能吗?

佘七幺和廖天骄两个人一时间都陷入了沉默,整座藏书楼里静悄悄的,只有外头似有游鱼戏水,偶尔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可能!”佘七幺首先得出了结论。

“可能!”廖天骄也得出了同样的结论,或者说更进一层,他认为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五个字,不仅为他们指出了下一步行动的方向,同时也告诉了他们另一件事,一件十分重要却也十分令人难以接受的事。

廖天骄看向佘七幺,他紧紧地抿着嘴唇,过了许久才吐出话来:“我祖父被夺生了。”

正如廖天骄之前分析过的,关于三生石的信息既无法被说出也无法被写下,但是一旦将信息分解之后,便可以通过搜集断片、重新组合的方式来间接获取,比如佘玄麟留下了反切密码的声母韵母表和获取密码的指令,老何留下了声母韵母表的书本地址和密码类型、单宁则留下了藏书阁的地点提示,以上三者只要缺乏其中任何一个都无法解答出佘玄麟留下的信息,所以看起来佘玄麟似乎根本不需要再故弄玄虚地写上“从头重新查”这样语焉不详的话,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他本可以写得更明确一些、清楚一些,但是他没有,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因为我祖父被夺生了,现在复活的这个并不是我祖父,所以我祖父没法写明任何东西给我们。夺生的东西占据了他的躯壳,吞吃了他的……”佘七幺说到这里顿了顿,深深吸了口气才道,“可能吞吃了他的魂魄,于是他也就拥有了我祖父所有的力量、学识以及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