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83章 3.21

第183章 3.21

廖天骄往那“隆隆”的瀑布下方望了一眼,奔涌的湍流在他眼前大气磅礴地从高处落下,然而深壑的底部却看不到一滴水,可见这瀑布也只是幻觉,而深壑之中曾经流过的很可能就是灵血髓。网值得您收藏?。。

佘七幺已经进到此地唯一一座小院内,廖天骄也跟了进去。院子里还晾晒着被子和衣服,这里的日头似乎永远西垂却也永远不会落下,就像一段迷离而充满了哀伤的梦境,明明应该绝望,却仍不切实际地抱有幻想。

廖天骄进到屋内,屋子没有分里间、外间,狭小的屋内统共只放着一张床、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一口柜子,单调得可以,唯有桌上却留着一本厚厚的册子。佘七幺拿起来翻看。

“应该是阴黎留下的。”他说。不知道为什么,在那一刻,廖天骄竟然对知晓那本册子里的内容感到害怕起来,然而佘七幺已经自顾自地念了起来。

“某日,于肖家村发现灵井、窗及生命河,河水已腐,然,或可活命。”

“某日,伤略平复,往窗探视,无意见吾族人骨骸一副。”

“某日……”

廖天骄听着佘七幺断断续续地念着阴黎独自一人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的记录。他刚来的时候,身上带着严重的伤,被描述为“骨折血尽魂趋散,几不可救”,但也许是冥冥之中注定了他还不能死,结果他误打误撞地来到了老肖家村,并被他发现了他所称之为“窗”的地穴,以及可以用以养伤的某个已死族人留下的灵血髓,册子里,他将之称呼为“生命河”。

“灵血髓到底是什么,他没说。”佘七幺说。

“嗯。”廖天骄轻轻应了一声,思考着“生命河”这个特殊的称呼所包含的意义。汉语名词命名的规则多半是对事物性质的定义或是大体印象,然而对于见识过钟表镇事件的廖天骄来说,灵血髓绝不可能是生命河,他看到灵血髓只会想到噬人、危险这些,但是对于阴黎一族来说,它却被描述为生命之河,可见,灵血髓对他们显然有着与廖天骄不一样的意义。

“是因为灵血髓提供他们养料,帮助他们夺生吗,仅是这样,是否就能称之为生命河呢?这种种族在夺生之前又到底是以什么形态存活的呢?”廖天骄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