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200章 4.10

第200章 4.10

李岄显然也对这人的出现感到十分的不快,战局胶着,容不得别人打扰。他一怒之下,发出一声尖啸,无数灵血髓的手掌顿时汇作一只巨大的拳头,集中力量猛然数击,终于打破了佘七幺冻结的河面,如同炮弹打向空中。

炮弹直奔南昀而去,南昀却在间不容发的一息间,骤然一个停顿,轻巧地让开了。那样子,浑然不像一个重伤初愈的妖。

南昀主动落在了佘七幺停下的冰泉上。

廖天骄的目光紧张地停留在了南昀身上。

在出发前往冥府忘川界之前,廖天骄和佘七幺两人其实曾秘密达成过一个共识,这个共识就连莫刘昆等人也不知情,那就是他们认为被夺生且在筹谋什么的人不止李岄一个!

这并不是很难猜的事,但是却需要一点记性。由于后期的线索实在太多,所以容易让人忘记最开始的事。玄武曾经说过,七百十一年前,他在发现有人意图抢夺三生石后便已经上报妖协,结果消息送上去的途中就出了岔子。他很快被妖协扣了顶叛逃的帽子,成了个通缉犯,这才导致了他分割三生石,交由多人分散保管的开始。

如果不知道在那些追杀玄武的妖怪中有在三生石上没有过去未来的特殊妖怪,廖天骄或许也会以为这就是妖协趁机想要铲除异己而已,但是多了这一层却指向了一点:妖协之中或许早有另一名夺生者!

这个人知道玄武的一切行动,甚至可能就是在忘川与他直接交过手的人,所以才能在第一时间引导妖协往诛杀玄武的路上走,这个人在妖协必然也有一定的地位,否则他一定拦不下玄武送上去的消息,也不可能如此快地组织妖协众人攻击玄武,还将自己那些夺生妖怪的手下混入其中。阴黎的笔记中也有一段含糊指出了这个讯息,他说制造他的人安抚他、命令他,而他逃命躲在肖家村灵骨井底的时候,有一个族人来告诉他玄武出了事,如果那是同一个人,他为什么不替阴黎治伤,阴黎又为什么要写“那或许是我的另一个族人,又或者就是过去那个族人,我一个人呆得太久,已经记不清楚了”来模糊这点呢。可见,阴黎其实是意识到的,那并不是同一个人,但是就连他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所以,综上来看,这就是一个阴黎也不认识的、李岄也不知情的、在妖协拥有一定地位的人,那么很显然,那个人必然在妖协的掌权者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