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孙皇后

第9章 龙凤尊2

第9章 龙凤尊(2)

盛典隔不断战报。眩目迷神的盛典罩不住铁血横飞的战争。

己卯,突厥侵高陵。

李世民望着精当准确的战报,眉目深寂。突厥,一颗难以启齿的心头毒瘤,如今已越捂越大,却仍无力彻底剜除。幸好,早有准备。

辛巳,行军总管尉迟敬德与突厥战于泾阳。尉迟敬德轻骑与其挑战,杀敌名将,大破之,斩首千余级。

一战慑敌,威震八方。

癸未,突厥颉利至于渭水便桥之北,遣其酋帅执失思力入朝窥探,自张形势。

李世民当即喝令捆绑下狱。

随后,帝亲出玄武门,驰六骑幸渭水上,与颉利隔津对视。

千里渭水,悠波和徐风,静淡莫测;万丈倾金,暖流荡灿浪,雍华从容。

天子鸾驾,威严贵重,李世民圣颜大怒,慷慨陈辞,一泻万言,厉责突厥负约。

俄而众军继至,尘沙弥天,蹄落雷鸣,迅疾追风,骤停勒马,整肃划一。

颉利可汗见军容既盛,又知思力就拘,惊疑不定,以为无隙可乘,心中见惧。遂请和,收敛示弱,诏许焉,气度泱泱。即日还宫。

乙酉,帝又幸便桥,与颉利刑白马设盟,突厥引退。史称便桥会盟。

九月丙戌,颉利献马三千匹羊万口,帝不受,令颉利归所掠中国户口。

丁未,帝亲引诸卫骑兵统将等习射于显德殿庭,谓将军以下曰:“自古突厥与中国更迭有兴衰。若轩辕善用五兵,即能北逐獯鬻;周宣驱驰方召,亦能制胜太原。到汉晋之君,及至隋代,不使兵士素习干戈,突厥来侵,莫能抗御,致遗中国生民涂炭于寇手。我今不使汝等穿池筑苑,造诸**费,农民恣令逸乐,兵士唯习弓马,希使汝斗战,亦望汝前无横敌。”于是每日引数百人于殿前教射,帝亲自临试,射中者随赏弓刀、布帛。朝臣多有谏者,曰:“先王制法,有以兵刃至御所者刑之,所以防萌杜渐,备不虞也。今引裨卒之人,弯弧纵矢于轩陛之侧,陛下亲在其间,正恐祸出非意,非所以为社稷计也。”上不纳。自是后,士卒皆为精锐。

长孙主六宫,服饰用度皆适宜为限,合体得当,从不奢靡。自此,宫中朝野,皇女命妇,都卸华妆,去璨羽,衣容物件依礼置备。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京城风气一新。皇后贤德,众**赞。

九月壬子,诏私家不得辄立妖神,妄设**祀,非礼祠祷,一皆禁绝。其龟易五兆之外,诸杂占卜,亦皆停断。

长孙无忌封齐国公,房玄龄邢国公,尉迟敬德吴国公,杜如晦蔡国公,侯君集潞国公。

冬十月丙辰朔,日有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