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孙皇后

第11章 凤冠正

第11章 凤冠正

雪肌红唇甜,体香肤腻媚,锦枕绣被斜,云雨巫山癫,细喘娇吟醉,缠绵入骨酥,轻松愉快的享受,简单舒服。

简单的快乐都是舒服的。

心中莫名隐痛是不舒服的。

可真正简单真实的快乐和满足,是没有若有若无的虚空感的。

“朕羡慕你的父皇!”迷乱里,李世民叫道,“他活得痛快!”

杨妃只是稍稍拥紧李世民,温柔妩媚的笑:“皇上累了,皇上要多注意身子才是。”

杨广,人称:美姿仪,少敏慧。也许是太敏慧了,早勘破迷障;也许是太完美了,终跌入深渊。

李世民,人称:幼聪睿,玄鉴深远,临机果断,不拘小节,时人莫能测也。

看着是两种人,所以父皇败了。想来父皇肯定是不服气的,可不管父皇怎样想,结局是公正的。

但如今,李世民到底还是说了:朕羡慕你的父皇!

哪怕是说说而已。

到底是心中挥之不去的阴魂。

杨妃对隋炀帝并没有多少舔犊深情,称是贵为公主,其实也不过是百十个养在深宫里的女儿中的一个罢了,父皇连名字都不会记得住。所以,在父皇溃败时没有带上自己也不足为奇,要不是正好遇上了李建成,要不是李建成正好看得上自己,恐怕早晚都得马践脂肪骨髓香。

不过,辗转为李建成的歌姬,总是委屈的。没办法,也只得忍了。生在深闺,长在后宫,有些规矩进退是烂熟于胸的。

老天唯一的厚赐是:一副娇柔鲜艳的好相貌。

不管别人怎么想,杨妃认为,美貌是重要的,尤其乱世,尤其乱世中的皇女。

杨妃很清楚,这一生,生在宫廷,也必将死在宫廷,不论多少凶险跌宕。杨妃不能想象自己洗衣煮饭的样子——身在宫廷,骨血中早烙下了宫廷的印痕。

天璜贵胄,或金缕玉衣,或刀剑加身,或尸?出户,或自刎乌江,都是死得其所,唯独没有贫病交加,穷困而死。

这些,细细勾描成形,就是杨妃。

美目横波,香靥回春,娇媚高贵,馨雅清怡,兰蕙聪颖,恬柔明透,女人中的女人,清灵一笑,漾开了花。

深宫里的女人,在风涡中唱,在浪尖上舞。水袖钗环,红粉熏香,掩过多少幕后刀兵,杯底乾坤。

早已习惯如呼吸,流畅自然。公主的宫廷,歌姬的宫廷,其实都是一样的。

世上只有一个宫廷。

莺歌燕舞罢,总是腥风血雨。

旧的宫廷,新的主子,朱红的玄武门遮去了斑斑血迹。成王败寇,一朝天子一朝臣。还好,新的天子依然青睐这旧时的模样。

不愧是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