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厄运降临

厄运降临

自从夜莺醒来后,各项体征逐渐稳定,姜末就恢复正常的上下班,看护也只是在夜莺需要时才回来病房。深夜蜂鸟再一次进了急救室,八哥焦急的等在急救室的门口。

夜莺所在的楼层异常安静,房门被打开,睡梦中的夜莺毫无察觉,房间的灯被人熄灭,房间陷入黑暗。

向来敏感的夜莺忽然睁开眼睛,有一黑影站在床边,厉声问道“谁?”

手快速地按向床头的按钮,黑影察觉到夜莺的动作,出手阻止。

夜莺反抗,扯到胸前伤口,痛的倒吸一口气。以现在的身体根本不是眼前人的对手,只有拖延时间,希望八哥早点回来。

“你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

黑影一直保持沉默,欺身**开始撕扯夜莺的衣服,夜莺反抗不过大叫出声,“八哥八~~~”

黑影的双唇快速覆了上来,叫声被堵在口中,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夜莺用头撞向黑影,黑影灵巧的躲过。

还未叫出声,黑影又覆了上去。一来一往,夜莺体力迅速消耗,精疲力竭。胸前疼痛难忍。

那人将夜莺双手绑上,怕夜莺大叫出声,双唇一直未离开夜莺的嘴唇。

那人早已将夜莺的衣服脱尽,快速进入夜莺体内,撕裂般的疼痛袭来,向来不任命的夜莺第一次无奈妥协。手指深深嵌入那人的背中。意识逐渐模糊,陷入昏迷。

蜂鸟再一次转危为安,在急救室门口守了一夜的八哥,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夜莺的病房,觉得有一丝冷意,调了下空调的温度,帮夜莺拉了下被子,无意中瞥见,被子上有零星的血迹。

八哥慌忙掀开被子查看,夜莺的病号服左胸前一片猩红,八哥慌了手脚,急切的叫着夜莺,拼命地按着床头的开关。

夜莺没有回应,八哥心急火燎的跑出病房,寻找医生。

夜莺抬起沉重的眼皮,明明听到八哥在叫自己,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清醒过来的夜莺双腿间传来阵阵疼痛回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那人并没有要自己的命,只是···痛苦的闭上眼睛。

这件是绝对不能让八哥知道,不然八哥会怪自己没有将自己照顾好,会内疚一辈子的。

当八哥将医生拖带病床前,发现夜莺正微笑着看着自己,慌乱的心,平静下来。紧紧地拉着夜莺的手,“莺儿,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快点告诉医生。”

反握住八哥的手摇摇头,“看把你急的,我只不过是昨天白天太累了,睡得沉一点。”

八哥还是不放心,“那你衣服上的血是哪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