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小小的拥护者

小小的拥护者

大手覆上思言微湿的头发上轻柔两下,狭长的丹凤眼笑意盎然。

小家伙深得他心。

看着眼前狼狈为奸的一大一小,夜莺轻笑,伸手挡住思言的视线,轻抬脚跟,用力踩下,脚面传来一阵疼痛,环着夜莺腰部的手一紧,女人,算你狠。

感觉到胳膊下的腿紧绷起来,思言推开妈咪的手,看着不断磨牙的安天睿,眨巴两下清澈的眸子,“叔叔,你也牙疼?”思言心里乐开了花,以他对妈咪的了解她至少不讨厌叔叔,这样他···小家伙心中的小算盘打的啪啪响。

安天睿嘴角抽搐一下,长着天使面孔的小恶魔,看着思言熟悉的小脸,安天睿脸上划过一丝异样,转瞬即逝。

狂风暴雨中一辆出租车缓慢前行,路面上已经有很深的积水,车子转弯时,车子向右边倾斜起来,夜莺起身去护孩子,旁边的身影比她更快,安天睿慌忙转身长臂一伸将三个孩子的小身体护在他有力的臂弯里。

“sorry,the rain is so i didnt notice the low-lying areas。”出租车司机用英语向几人道歉。

夜莺摆摆手示意司机不必放在心上,看着眼前一幕,纤手放在如小鹿乱撞的左胸上,希望以此来压制住悸动的心。

“怎么了?”车子恢复平稳,注意到她放在胸前的手,放开孩子,低头欲查看。

夜莺阻止他伸过来的大手,“没事,车里的空间太小,有点闷。”

安天睿伸手将夜莺的头扳过来放在他的肩膀上,动作是那么的随意自然仿佛经常这般做一样。

“闭上眼睛。”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是她驾驶飞机降落在德国机场,但是他敢肯定她们在旅途上一定遇到不小的困难,现在的她应该身心俱疲。

夜莺抬手向拿开扣在头上的大手,她忽然很怕和他靠的那么近,她怕一颗心会遗落在他别样的呵护中。

“女人,乖一点。”薄厚适中的双唇轻动两下,轻柔的声音拂过夜莺的心坎上,退去阴冷,原来他的声音也是那般的好听,闭上眼睛,就让她放纵一次。

坐在最边上看着车窗上水流如注的思彤,粉色的双唇漾起一抹舒心微笑。

思言对身边的安天睿偷偷的做个加油的姿势,安天睿向思言挤了下眼睛,原来这个叔叔一点都不像他的外边那般冷酷,其实他有一颗火热的心。

思语眼睛里滑过哀伤,低下头绞着小手,那个位置本该是爸爸的。

一夜未眠的夜莺经历过一次胆战心惊的旅程后,精神确实有些不济,靠在安天睿宽阔的肩膀上不一会就传出均匀的呼吸声。

安天睿侧头,看见倚在自己肩膀上,进入梦乡的女人,完美的唇轻勾,英俊的脸上那层常年不化的冰霜融去,满是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