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z市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 z市/看书阁

客厅只剩下夜莺看着相册出神的夜莺,高天成清咳一声,“林林抱歉给你带来困扰。”

“奶奶还好吧。”

“兴奋到失望,心情落差很大,这事怪学长。”奶奶那天到他的书房中,无意从他的书中发现了他与夜莺的合影,逼问他,无奈只好讲出实情。

“对不起。”这句对不起包含太多。

“这不是你的错,别放在心上。”高天成拿过夜莺面前的相册,陷入回忆,良久,将当年的事情娓娓道来,“妹妹是个活泼好动的小孩子,她最喜欢的做的游戏就是躲猫猫,别看她当时还不到两岁,却机灵的很,躲的地方很出人意料,黑乎乎的阁楼,书房的文件柜里,就连宠物的小房子中她都躲过,有一天我看见她站在保险柜前不时的歪着小脑袋嘴里还念念有词···”

高天成轻笑,眼中满是宠溺,他还清楚的记得妹妹问他,为什么保险柜不做的大一点呢,那样她就可以躲进里面了。

叹了口气,“妹妹走失的那天也是秋天,不过是深秋,落叶满地,至今我还记得当时听着脚下落叶破碎的声音,仿佛是一颗颗心在破损,也是一个幸福家庭破裂的预兆。”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他的家庭支离破碎,高天成眼角留下无声的泪水,双手捂住脸哽咽一下,“那天阳光明媚,天气很好,爸和妈约朋友喝茶聊天,家里只剩下我,妹妹还有佣人,妹妹又开始拉着佣人陪她藏猫猫,我当时六岁也是个贪玩的年纪,趁她们不注意的时候,偷溜出去,没想到后面一直跟着一个小尾巴,当听见她说哥哥等等我的时候,真的把我惊到了,当时她睁着清澈的大眼睛望着我说,‘哥哥出来玩都不叫上我,坏坏。’也许就是这一句话阻止了当时要带她回家的想法,拉着她向热闹的人工湖走去···”

高天成再次哽咽,泣不成声,这是他二十三年来不敢触摸的记忆。

“如果当时我带她回去也许之后的一切就不会发生,如果我知道她会走丢,在人多拥挤的时候我一定会死死拉住她的手,绝不放开,这全怪我,怪我弄丢了妹妹,毁了原本幸福的家···一切都怪我···”

高天成不断捶打着自己的头,二十三年来常常在半夜里一身冷汗的惊坐起身。

“学长,当时你也是个只有六岁的孩子而已,谁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既然这么痛苦,还是忘记吧,也许她在世界上的某个地方活的很好。”看着学长痛苦的样子,夜莺眼角湿润,心微痛,颤抖的手拍了下他的因为痛苦而不断颤抖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