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艰难的抉择

便宜爹地其实妈咪很温柔 艰难的抉择 全本 吧

“妈咪···”三个孩子慌忙的跟了上去。

“女人老子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你不准给老子有事,听到没有!”安天睿紧搂着痛苦捂着头的丁晓。

“你好吵!”脑中不停的闪过一幅幅陌生的画面,里面的人和事都如她亲身经历一般,转瞬即逝她来不及记住,觉得稍微好了一些,无力的靠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放我下来。”

安天睿置若罔闻抱着她走去酒店,刚到酒店外面丁晓就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你要带我去哪,快点放我下来,我已经结婚了,你这样抱着我好像有些不合适吧。”

“女人你给老子再说一遍!”安天睿脸色黑沉,阴鸷的目光中闪过受伤。

“无论再说几遍都一样,我···”阿嚏,丁晓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冰冷的雪花落在她白皙的脖颈处不由缩了下脖子。

安天睿停下脚步脱下外套欲披在她的肩上,丁晓慌忙向后退了几步,好浓重的烟草味,熏得她作呕,裹紧衣服,拉住奔上她的两个孩子,安天睿双手僵在半空中,思言很想上前又怕她会向排斥爹地一样的拒绝他。

阿嚏,丁晓吸了下鼻子,“我身体不好,有什么话还是到里面去说吧。”两个孩子牢牢地握紧她的手,生怕身前的这两个人伤害她。

丁晓摸了下两个人圆圆的脸蛋,“妈咪相信他们不是坏人。”刚才她难受时候她能感受到他发自内心的担心与害怕很像辰在她生病时的表现。

“你确定不用去医院吗?”

丁晓摇了下头,“老毛病了,不过最近犯得厉害了一点而已。”

安天睿听闻心揪的生疼。

几人来到房间,丁晓沉默一会,“思言你带着他们去那边玩一会,我和他有话要说。”

思言连忙点头这样的语气和她的妈咪很像,两个孩子不情愿的离开他,跟在思言后面去了卧室。

瞥见房门关上,丁晓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你们是慕林林的丈夫和孩子吧。”

“女人,应该是你的丈夫和孩子!”

“你先别急,我也不知道自己和她有没有关系,这一次那么晚了独自带孩子出来也是为了会c市弄清楚的。”

“女人,你在说些什么,你自己的事情你怎么会不清楚呢!”

“我的记忆是从五年前开始的,之前的事情我能记得的只有我的名字丁晓,存在脑中的记忆都是别人告诉我的,我也活的苦恼啊,大叔!”他的脾气怎么那么暴躁!

“你再叫我一句大叔试试!”

“老了就老了还不承认!”微长的头发上泛着一层不显眼的灰白,青色的胡渣,看上去就是一个糟老头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