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50爱的长短

卷1 众里寻她 Chapter050 爱的长短

如果她当年没有让他对爱情灰心,她还会是那个让他深深爱恋的女人——只是,这世上,又哪来的如果呢。

现在的她,再美、再好,于他而言,都没有用——没有了爱情为底色,女人的美丽便不再是风景。

“妈咪想爹地和梓诺了,可以去市区看我们呀。”顾梓诺见顾子夕不回答,便自作主张的邀请着,给艾蜜儿有机会介入顾子夕的日常生活创造了机会。

“可以吗?”艾蜜儿看着顾子夕,小心的问着。

那夜的电话之后,她再无之前的笃定了,她不能就这么安静的继续等他的原谅回头了;

他对她的爱,在这五年里日渐走远、几近枯竭;她甚至无法用女人最原始的办法去挽回他——她这不争气的身体,连最爱的时候都不曾让他满足,更何况现在,他又何必迁就压抑呢!

“可以吗?”他的沉默让她害怕,忍不住追问一句。

“爹地!”顾梓诺不安的扭动着,顾子夕的沉默,让他想到了许诺——小孩子天生的敏锐,让人对那个叫许诺的女人,有着直觉的不安。

“当然可以。”顾子夕将目光从艾蜜儿不安的脸上收回,给了儿子一个安抚的笑容。

她的慌张、她的小心、她的隐忍,他都看在眼里。这样的她,让他心疼,却更加灰心——他们的曾经,本不是这样;纯粹的爱情,不该是这样;他要的生活,也不是这样。

或许,从梓诺搬走、从许诺过来,他的生活,会有些改变?变得离他想要的,越来越近吧。

他嘴角轻柔的笑意,让艾蜜儿一阵心慌——作为被他深爱过的女人,她懂得他所有的表情——子夕,我们之间一点儿机会也没有了吗?你又开始有心动了吗?

“梓诺,不早了,妈咪陪你去睡觉吧。”在顾子夕温柔的笑意里,艾蜜儿慌张的低下了头,借着对儿子的说话掩饰着心里的害怕与慌乱。

她不敢深究顾子夕笑意里有几分心动,更不敢去质问他,那晚陪在他身边的女孩是谁。

她很想勇敢一点,做点儿什么事去挽回自己频临危机的婚姻,可她,除了逃避,却什么也做不了。

“爹地,你答应梓诺了哦,今天不走的哦。”顾梓诺双手搂着艾蜜儿的脖子,认真的提醒着顾子夕。

“爹地答应你了,自然会做到,去睡吧。”顾子夕笑着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脸,起身往花园走去——那片火红的指甲花,依然是他心里最热烈的颜色。

“你在哪里?有没有想过要找我、要找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