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87初吻祭奠

权少的新妻

“我被你祸害到你很得意吗?”许诺毫无气势的瞪了他一眼,边将薄毯叠好边说道:“我们现在下山去吗?”

“我们吃了早餐再下去。”顾子夕接着她的手整理着薄毯,眼睛却一直盯着她。

“喂,我起床的样子是不是很难看啊?”许诺用手捧起脸不给他看。

“谁说的,美得不得了,嫩得让人想咬一口。”顾子夕笑着说道。

“那你还一直看我,一定是很难看。”许诺当然不信这个狡猾的商人的话,伸手拎过角落的随身包,拿出镜子照自己初醒的狼狈模样——可是她?

明亮的眸子满是春色妖饶的情,色,娇艳而妩媚,连她自己看了都脸红,哪儿有半分的狼狈;花瓣儿似的双唇粉红水润,诱人采撷——只是似乎有点肿胀?

“顾子夕?”许诺伸手捂住唇,呆呆的看着顾子夕。

“许诺,我爱你。”顾子夕伸手将她捞入怀里,低头看着她说道:“如果面对这样的你,我还能无动于衷,我就不是个男人。”

“那你就不是男人好了,你怎么能偷吻我?”许诺捂着嘴,似要哭出来的样子。

“许诺,我真的情不自禁的,你?你真的很介意吗?”顾子夕知道自己不对,在她熟睡的时候偷偷的吻她,还欲罢不能的又啃又咬。

“那是人家的初吻,你就这样!”许诺怒目瞪着他。

“那……”顾子夕看着她,脱口而出:“那不算,我再给你一次。”

“顾子夕,你去死。”许诺大叫着,松开捂住唇的手,用力的掐住他的脖子,只是在看着他薄削的双唇时,想起自己睡着后被他那样的吻过,整个脸都发起烧来,松开双手便冲出了帐篷——

在那个强势而霸道的男人身下,她曾哭着拒绝他的贴唇之吻、哭着说她还要有未来。

她为自己的未来而保留的吻,就这样给顾子夕了吗?

她似乎若有所失,却又并不真心生气——或许,还有些小小的欣喜。

她要的未来,是自己真心爱上的那个人吧,而不是最终能伴着走一生的人,若是这样,就是顾子夕了吧——这初吻,该给他的。

许诺伸手轻抚着微微肿胀的唇,想起梦里的他的温柔缱绻,一阵加速的心跳,让她的脸生生的发热。

…………

“许诺,小心些,地上会有虫子。”顾子夕喊着她。

“虫子?哪里、哪里有虫子?”沉浸在羞涩与喜悦中的许诺往后跳了一步,慌张的看着脚下。

“晚上处理过一次了,但说不好还会再来。”顾子夕走过来,从背后将她揽进怀里,温柔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