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28依然从容

Chapter028依然从容

方律师赶在了五个散户来之前到顾子夕办公室,两人紧闭办公室门,秘谈了一小时后,方律师匆匆离开。

在方律师离开后,顾子夕的表现并无异常,沉静的通知了谢宝仪,安排了五个散户过来签补偿协议。

“我之前承诺各位的,分两次兑现,提交法院的补偿方案中所列金额,三天内到位。”顾子夕坐在会议桌前,看着五人从容说道:“承诺的额外部分,五位请以家人名义开户,开好后,我即打款过去。”

“为何?”其中一人不解的看着顾子夕。

“我没有理由,比公布的金额高出一倍还多来补偿各位,除非我们之间有交易。”顾子夕沉眸说道。

五个对视一眼,缓缓点了点头:“好,三天内,我们将帐户信息发与顾总。”

“谢谢信任,以后顾氏若有重新上市的机会,子夕定邀请五位为公司的正式股东。”顾子夕晒然而笑。

“好。”五人微微点头,拿起笔在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在送走五个大客户后,顾子夕给顾朝夕发去了信息:“我需要一个可以操作的顾东林的帐户。”

“好,我想办法。”顾朝夕很快回了信息过来。

在收到顾朝夕的回复后,才放下手机。

顾东林可能会发难的方向,方律师还是持原意见——操纵证券交易价格、虚假破产。这两个方向,其实是一件事件:就是以操纵证券交易价格为手段,促成虚假破产,从而达到资产转移、低价收购从中获利的经济目的。

而这项事实的真正成立,便是对方从证券交易中心拿到证据——这一点几乎没有可能:因为他的操作手法是用不同的id,大小单混出的手法,每一单的时间控制上,也恰到好处。

当然不可能完全无迹可循,但这个‘迹’需要证券交易中心将这半年来的交易记录全部调出来,再通过软件进行交易频次和概率的分析。

从技术上来说,这是可以做到的,但师出无名,技术复杂、工作量大,证券交易中心,只会在法院出了协助调查的公函后,才会去做;而要等到法院出协助公函的地步,一定是顾东林让他招架不住了——那时候,就真的很危险了。

而除了以专业数据为证据外,指控若要成立,便是有当事人证。

这个当事人证,除了参与这次行动的顾氏员工外,便是这五个大客户。

所以,他现在要将他们与顾东林绑在一起——如此一来,他们证供的有效性,便打了个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