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chapter058法不容情

Chapter058 法不容情

“在哪里?”知道她一个人在温哥华,顾子夕心里毕竟不放心。

“顾子夕,我……”电话那边,许诺小心冀冀的斟酌着,想着要怎么应付他的脾气。

“要去就去吧,只是应该和我说一声,你说呢?”顾子夕轻轻叹了口气——对景阳再凶、对林晓宇再狠,到了许诺这里,终究还是发作不得。

“是,是我不对,下次一定注意。”许诺道歉认错的态度,显然是极好的。

顾子夕握着电话,不禁宠溺而笑——这个小女人,拿捏他的脾气是越来越准了。

“换了酒店没有?”顾子夕认真问道。

“景阳走之前,我搬到了saya家里,返程的机票是今天晚上的,景阳有预约好司机过来接我。”许诺知道他的担心,所以详细的说了自己现在的情况和安排。

“恩,路上注意安全,我会在机场接你。”顾子夕点了点头,对于景阳的细心和周密,他确实是放心的。

“你那边呢?庭审怎么说?”电话那边,许诺沉声问道。

“物理证据已经收集完整,法官请了专家进行证据解析,然后等加拿大新的证据过来后,做整体分析,然后定案。”顾子夕淡淡说着,却仍将已出的结果隐瞒了下来——一切,等她回来之后再说吧。

“那我就放心,有了这个证据,再加上方律师的能力,一定没问题的。”许诺似乎是松了口气、又似乎用这样肯定的语气给自己打气。

“恩,不用担心,照顾好自己和女儿,等你回来。”顾子夕的眸光微暗,声音只是温柔依然。

在这十八小时里,顾子夕去了一趟许诺做产检的专业妇产科医院,花了一下午时间,亲自将产房、月子套间全部确定了下来。

“子夕,你现在哪里?”打电话过来的是顾朝夕。

“妇产科医院,什么事?”顾子夕边向林医生交待一些细节,边接顾朝夕的电话。

“法院那边……”顾朝夕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

“还没最后确定,不要和任何人透露,安抚一下财务人员,我和方律师会想办法将他们排除在外;公司最近不要有大的动作,不要让自己成为新闻焦点。”顾子夕沉声说道。

“……好,我知道了。”听着顾子夕沉静而从容的声音,顾朝夕的情绪渐渐平稳了下来:“许诺还没回来吗?”

“要晚一些。”顾子夕淡淡应道。

“我知道了,你忙吧,我先挂了。”电话那边,顾朝夕已经挂了电话。

顾子夕微微皱了皱眉头,转头对林医生说道:“我太太她喜静,最怕吵,所以月子期间,探视的人只有这几个,其它的一律不见,而且也不用通知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