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少的新

权少后记

权少后记

亲们,你们好:

舍不得说再见,终究还是要说再见。

只是,这一次的再见,是为了酝酿下一次的相遇,所以,细细品文后,挥挥手,我们重新启程!

《权少》自2014年8月15日开文,到2015年8月20日结文,历经整整一年的时间,终于在这一天和大家说再见。

字数的突破,于文本身来说,只是情节游走的水道渠成;而真正的考验,是在365天里,坚持做同一件事情。

而这365天,从故事的开始、到故事的结局,我与支持《权少》的亲们,一起经历了许诺、子夕、老莫、若兮年轻时代最美好的遇见;与他们一起为爱情而努力、为成长而坚持、为事业而改变。

有亲和我说:这一段历程,分明在某个时候,我们像是看到了自己——青涩时候的单纯、迷茫时候的倔强、受伤时候的退缩、爱情里的坚强。

也有亲和我说:故事从开始到结束,感觉和文章中的人物在一起成长,这一年的时间,对未来的和对自己的认识更加清晰了。

我想:我们用一年时间,经历了故事的整个青春时代,却有了和他们同样的成长,这笔账算起来,该是划算的吧。

从入行到现在,一直有一种坚持——就是不想只写单纯的情爱,而想在这故事里,能给阅读者带来些思考,或工作的、或生活的、或感情的。

而不管这坚持有多困难,困难到开文可能就会扑掉、困难到上架的订阅让人心酸,最终还是走到了现在——所以开心的告诉自己:又一回胜利!

所以,雨的每一个故事,在看完之后,如果能让你掩卷思索那么一下、或又让你回味那么一会儿、再或能让你有再一次阅读的兴致,我想我的坚持,也就有了那么一点点意义。

写作者最大的乐趣在于写,写,有一种宣泄的快感;写作者最大的苦处也在于写,写,埋首于文字里,生活其实少了许多生动的乐趣、远行的乐趣、与人相处的乐趣;

写,常常在于一个人的独处、在于自己与自己的对话。

但是,写于写作者来说,无论是苦是乐,却总也停不下来。

所以,容我稍事休息,再重新上路——一下个故事,我们9月10日,不见——不散!

ps:

在正文还未结束前,读者蓝婷絮便开始动手写老莫与若兮的小番外。当然,对于从未动手写作的读者来说,虽有才华,却迟难成章,以至于这个小番外,我竟等了足足两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