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章 摊牌

第十章 摊牌

没有下半场,因为朱森林和马文华两人没有经受住酒精的考验,两人都喝得烂醉如泥了。

陈京拒绝了唐连邀请,选择的独自回家,在澧河,他的人脉很窄,基本是没有朋友,所以像今天这样出来吃饭的机会非常的少。

平常他上下班就是两点一线,很少逛县城,而从他的内心,他也就没有想过去了解这个地方,但是今天,他突然有了这个欲望。因为他清醒的认识到,自己要改变现状,就得从澧河开始。

在澧河,陈京要有朋友圈、人脉圈,甚至在澧河,要有政治根基,这可能是陈京现在唯一可把握的事情。

晚上的小县城街道上已经冷清了,昏暗的路灯将陈京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陈京独自走在街道上,手上夹着一支香烟。

这一路上,陈京脑子里面都在高速的运转,他仔细回想这几天来的点点滴,认真总结琢磨这几天自己处理事情的各种细节,他完全沉浸在了其中。

人性把握,人情世故,这是一门大学问,而对掌权者来说,如何运行权利,这更是深不可测的学问。

很多年,陈京都与这些无缘,而现在他终于初窥门径,了解了一些皮毛了。

回头想想自己的过往,陈京都觉得以前的自己真是白活了,而现在再展望未来,陈京对自己的前景是充满了信心!

长时间,陈京脑子里面回荡的画面都是刚才朱森林和马文华两人烂醉如泥的模样。

仅仅从这幅画面,他就领悟到了极多的御人之道。

说起来,今天陈京是身不由己,马文华提出的要求,在那种情况下,他根本就没有能力拒绝,如果拒绝,可能后果会难以想象的糟糕。

而唐连和朱森林也根本就没把陈京当回事,一切都是他们故意设计好了,就等着陈京钻入他们的套子里面。

这样的形势对陈京是非常被动的,如果是以前的陈京,他可能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处理。

但是,今天,陈京分寸把握得很好。

暂时的虚与委蛇换来的是对朱森林和马文华沉重的敲打,十杯酒含义不止是十杯酒,这是一种气势和态度,至少让他们两人知道,陈京不是一个软柿子。

脸上露出讥诮的笑容,陈京轻哼了一声,这几天的时间,他在林业局已经做了足够的铺垫了,是时候做一点事情了!今天马文华这件事情就恰好,陈京决定就拿这件事情做文章。

这一路上,陈京脑子里面就想这事该如何着手,每个环节该如何巧妙处理,他整个人完全沉浸在了其中……

一直快到林业局家属区,陈京抬头,看见了一处熟悉的地方,他心中涌现出一阵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