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1章 县长马步平

第二十一章 县长马步平 求收藏、推荐

澧河县县长马步平是澧河本地人,几年以前,澧河县准备搞自治县,马步平就是借那波风上位的。

后来澧河县自治的事儿泡了汤,但马步平的政治羽翼已经丰满了,澧河县长的位置他坐得稳如泰山。

澧河人对马步平的评价分成截然不同的两派,喜欢马步平的人,认为马步平工作任劳任怨,为澧河县建设和发展劳心劳力,到处奔走,可谓是鞠躬尽瘁。

而不喜欢他的人,则认为马步平能力欠缺,思想保守,别的县搞经济发展思路广、办法多,唯独澧河县这几年的经济没有多少起色。这和马步平的保守是有很大关系的。

马步平的家没有住在县政府家属区,他的老父老母还健在,他在西城的山上有一幢老房子,他一家子都住在老房子里面。

作为县长,县政府的一把手,平常应酬多,门户也宽,企图靠近他巴结他的人自然不少。别说是马步平,就是县里一般的分管副县长,平常家里都是迎来送往,客流不息。

但是马步平对此很反感,他最不喜欢下面的人上他家,每遇到这种情况,他往往都是毫不留情面的。所以他的家里一直都很清静,别人不敢触他的霉头。

从县城到他家,到了西城后,有一条刚好够小车行驶的沙子路,路从山脚到山顶,笔直往上的,县里的老百姓常常戏称这条路是“通天大道。”

每天这条路上的行人很少,但是这附近的老百姓每天都能看到马县长的车,无论寒暑,马步平晚上都必定回家,除非是在外面出差!

马步平山上的老房子是一幢小白楼,有一个小院子,院子里不种花草,种的全是菜,院东还喂有鸡,完全是农家小院风格。

朱森林通过简陋的围墙看到院里的一切,他将手上拎着的两瓶酒放在地上歇了一口气,暗自摇摇头。

“表舅就是太低调,太不懂得享受了!堂堂的县长,天天住这种房子……”

对这幢小楼,朱森林轻车熟路,他自己推开院门,院子里有老人在收拾蔬菜,他笑嘻嘻的凑上前,道:“舅公身子骨儿还是这么硬朗啊!”

老人扭头看向他,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笑容,道:“森林来了?又拎东西干什么?”

朱森林笑笑道:“这是给舅公您拎两瓶酒,您年纪大了,稍微喝点酒活血脉,对身体也是有好处的。”

老人挥挥手,道:“进屋,进屋!你舅在屋里呢!”

朱森林一听马步平在屋子,他缩了一下脖子,有些笑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