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24章 吓破了胆?

第二十四章 吓破了胆?

【推荐票的要,今天3700票的任务看来悬了,有票的兄弟,砸点票子啊,南华菊花受不了啊!】

执法队队长蒙虎五大三粗的个子,脸上菱角分明,而办公室主任严青则个子不高,但肥肥胖胖,两人并排坐在沙发上,给人的感觉有些滑稽。

他们的对面,陈京端着一杯茶细细品着,眼睛却看向了窗外。

这里正是陈京经常光顾的东城茶楼,陈京今天请客,请两人喝茶。

蒙虎到底是当兵出身,到哪里都是腰杆笔挺,一动不动。严青则不行了,他肥胖的个子窝在沙发里,这天儿又热,他浑身只痒痒,脸上的汗珠涔涔而下。

陈局长请两人喝茶,就好像真只是喝茶一般,他自顾端杯茶饶有兴致的欣赏窗外的风景,将两人丢在一边干坐,一句话也不和两人说。

相比蒙虎,严青心理活动似乎更多一些。

上月工作汇报,他起心是将书面汇报材料递交给陈京的,但是他终究没敢得罪林中则,直接向林中则做了汇报。

可是林中则又将那些材料给了陈京,陈京再拿那些材料找他。

这样转了一个大弯,转得严青别扭得不行,最近一段时间他都不太敢和陈京碰面,夹在局长和副局长中间做人,太难了,严青最近特别的有精神负担。

但是今天,严青的思想包袱不在这些方面,今天他坐在陈京对面,就浑身不舒坦,好像有跳蚤在身上爬一般,身上痒得不行,坐不住……

陈京封河西土菜馆的事闹得太大了,这么大的事儿闹出来了,他不想着去妥善处理、善后,竟然有闲心喝茶,严青在佩服的同时,心中也是慌得不行。

一直都以为陈京是个文艺青年,可是他最近干的这几件事,哪一件事是文艺青年能干出来的事儿?

第一件事查平洞,搞了整个澧河西北乡镇都是鸡飞狗跳。

平洞的事儿还未了,现在他又将郑爽的餐馆给封了,惹上了郑爽这么一个有钱有势的**,他这是图的啥?

从内心深处,严青是希望暂时能和陈京保持距离的,这个陈局长太危险了,胆子越来越大,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郑爽是那么好惹的?真以为平洞那一次歪打正着出了一点成绩,他就可以得寸进尺?

严青从内心就觉得陈京还是太年轻了,急功近利又缺乏政治经验,这样下去,三个月内,他必然会自己把自己玩完。和这样的人走得太近,无啻于靠近一个炸药桶,随时都会受到牵连,将自己的政治前途全部葬送掉……

“严主任本来要赶着写工作报告,竟然能够来赏脸喝杯茶,真是太难得了!”陈京冷不丁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