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92章 大宣讲

第九十二章 大宣讲 求月票

人都散了,整个林场家属区寂静一片。

王国舒的客厅,王国舒的老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拽着陈京,她恨不得跟陈京叩头。

“陈局,你千万要放老王一马啊,老王是猪油蒙了心了!他是听信了别人的教唆,要打什么银杏树的主意,这一下倒好,引火上身了!现在落到这一步,您千万要高抬贵手,放他一马啊!”女人哭得是撕心裂肺,此时她顾不得卖弄**了,她是真的急了,也害怕了!

她也是林场沾边的人,知道盗运珍惜木材是个什么罪名,这个事情可大可小,王国舒暗算陈京在先,如果陈京要就这事较真,王国舒就非得进监狱不可!

陈京的神情一直很冷漠,他端着茶杯,一语不发!

整个客厅里面,也就王国舒老婆一个人闹,其余的人都选择了沉默。

王杉和司机小方两人整个是被这诡异的变化给弄懵了,说起来今天来林场就是来救王国舒于水火中的,到头来这一切原来都是王国舒自己设的局,这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又是为的哪一出?

王杉刚才被陈京在外面的那段话说得很动情,泪珠子一直在眼眶中打转,但现在,她眼睛却盯着王国舒,渐渐的,她的眸子中流露出的尽是鄙夷之色!

“你先出去!”王国舒拉了他老婆一把,瓮声道。

他老婆尽扯那些没用的,让他心里很烦。他非常清楚,事情到这一步,根本就没有回旋余地了,陈京没有可能会饶他,但是陈京不饶他又能怎么地?

王国舒一想到谭秋林,他心中又有了一点底气!

陈京纵然知道了一切,纵然窥破了这件事,但是他也没办法动谭秋林。

在澧河陈京是孤家寡人、单枪匹马,而谭秋林却是地地道道澧河的地头蛇,陈京能将谭秋林怎么样?

更何况据王国舒所知,谭秋林后面还有人支持,而陈京一直追随的马步平,最近又是自身难保,很有可能出问题,从这个角度来看,这次自己是栽了,但是陈京却是不败而败,最后是什么结局,现在根本就难说!

王国舒的老婆止住的哭,眼睛望着老公,王国舒皱眉连连挥手,示意她一边去。

事情到了这一步,王国舒也光棍得很,他嘿嘿笑道:“高,高!陈局果然是高,这件事情既然让你识破了,我也就不隐瞒了!银杏树就是我搞的鬼,我现在供认不讳,你该怎么处理,你就处理吧!”

王国舒尽量的想让自己这几句话说得有英雄气概一些,但是他一迎上陈京那锐利的眼神,他的气焰又提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