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02章 省里来人

第一百零二章 省里来人 求月票

【感谢阿历老兄的万赏,谢谢!】

陈京喝了不少的酒,一个人,在夜『色』朦胧中,他就站在澧河的河堤上。

谭秋林终于倒了,陈京最大的心腹之患终于除掉了,这让陈京从内心长舒了一口气。

谭秋林这个对手,是陈京遇到最感压力,最缺少办法,同时也是最棘手的对手。在扳倒谭秋林的过程中,有两个人比较关键,一个就是殷虹,另一个就是汤奕阳。

殷虹是妙手偶得,汤奕阳却是陈京预先埋下的棋子。

汤奕阳是个可用之人,当蒙虎将汤奕阳介绍给陈京,当时汤奕阳就坚定了力挺陈京的决心。

后来,他的调动风声来了,陈京当时灵机一动,就将这枚棋子布下不启用,红土坡林场闹事,汤奕阳坚决执行了谭秋林的命令,这让谭秋林放松了警惕,让汤奕阳有了难得的提拔机会。

事后果然是汤奕阳这个副大队长立了大功。

和雷鸣接触,汤奕阳给雷鸣交了底,明确告诉他,谭秋林似乎在安抚他的家属。

雷鸣一听这话,急了,因为谭秋林安抚家属是什么意思?那意思摆明是要将雷鸣当弃子处理,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雷鸣问汤奕阳,如果他有重要情况反馈『政府』,能不能将功折罪。

汤奕阳马上给他讲政策,随后雷鸣一语不发。

是汤奕阳埋下了雷鸣咬人的种子,这个陈京事先打下的埋伏见了大成效,这是他事先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一切都好靠自己!”

陈京又想到马步平讲的话,他现在细细品味这句话,更是品出了别样的味道。和谭秋林的斗争,陈京最早是逃避、躲避的策略,他没有想过一定要获得胜利。

实际上,不夸张的说是陈京是很没有底气的。

后来,只怪谭秋林下手太狠,非得将陈京往绝路上『逼』,陈京是没有办法,不得不狗急跳墙,做出了惊人之举。

他现在回顾自己所做的一切,他都有些不敢想象。

那一晚,就是谭秋林从林业局将人带走的那天晚上,陈京一个人关在房间几个小时,最后拨通了马步平给他留的市局胡棣局长的电话,向他反映了雷鸣的问题。

陈京把从殷虹那里获得情况全部向胡棣做了汇报。

半个小时候,胡棣就打电话回来,说雷鸣在市局存有案底,可以抓人。

从抓雷鸣的那一刻起,陈京才下定决心将矛头指向谭秋林,这后面的一切动作,都是他精心策划的,最后,谭秋林多行不义,终于触礁翻船,算是断送了他的一生。

陈京和谭秋林对手,最后击垮谭秋林,这是一个复杂的心路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