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11章 别提多难受!

第一百一十一章 别提多难受!

赵一平最近肝火有些旺

他想在人事问题上有所作为,这一直都是他所追求的,但是他无论怎么努力,在人事上面他鲜少能够贯彻自己的意志

舒治国对人事方面太敏感了,而他对人事权掌控之严,也是赵一平常常非常恼火的事情

相比马步平,赵一平缺少了深厚根基,根本就没有和舒治国斗智斗力的资本,所以他一直都处在比较尴尬的境地

最近,马步平走了,赵一平的第一反应就是在人事问题上他终于成功松绑,可就在他拉开架势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却遭遇到了当头一棒

舒治国那副藏在镜片后面不可捉摸的眼神至今还在他脑海里面盘旋,舒记道:“人事方面,你作为党群记,既然要管,就要管得彻底一些,最近我们正在酝酿人事变动,你可以和兆南同志一起给出一个方案嘛”

赵一平听了舒治国这个安排,他心中一喜,回来就兴致勃勃的准备发挥一点作用

可就在这个时候,接二连三的出事,首先易周镇的人心浮动就让他这个副记很难办为了和马步平斗,为了揪住马步平的辫子,赵一平是下了大决心将手伸进了易周的地盘上

今年年初,谁都不愿摊上的彩水集团的事情,赵一平主动要求自己来负责这个项目,现在这个项目一下受阻,他这个副记跑断腿,又哪里能够想到解决的办法

马步平在澧河干县长的时候,赵一平心中从来就不平衡,恨不得马步平立刻就出事

现在马步平真的离开了澧河,赵一平才赫然发现,没了马步平,那没法转的半边天,压力全都往他身上招呼了

赵一平以前是天天挑水泥厂的刺,但现在水泥厂被易周老百姓堵死,没法生产加工了,赵一平才知道,他除了挑刺以外,还得要保障纳税人的利益,不然水泥厂如果就这样被老百姓堵倒闭了,澧河绝对会闹全省最大的笑话

而澧河的投资的环境又怎么能够保障得了?

马步平被免职短短几天,赵一平现在就是心力憔悴,他分内的工作都搞不定、摆不平,他又哪里好意思在人事问题上发言?

还有,赵一平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马步平的人虽然走了,但是马步平一系的人却不能轻易动

这和赵一平以前的想法完全一样,赵一平原来想,既然手上有人事权,他首先就是要对马步平的人开刀但是现在,他哪里敢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