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策

第135章 饶不过他!

第一百三十五章 饶不过他!

舒治国对彩水集团事情的忍受可能到了极限了!

这是赵一平的判断。

黄小华是没有理由在这个时候撒谎的,如果黄小华所说的是真,陈京带着那个记者去现场是舒治国的授意,那情况真就遭了!

舒治国是什么脾气赵一平他是最清楚的,舒治国要解决问题,要打击对手,首先必须是借题发挥。陈京现在带记者到了**现场,澧河的颜面丢进,还有什么有比这更好借题发挥的事情呢?

舒治国的矛头究竟是指向谁的?

赵一平一想这个问题,背后就凉飕飕的,感到不妙-!

省城来记者的事情,赵一平也十分上心。舒治国苦心弄的政绩宣传片“印象澧河”被恶搞,整个班子跟着舒治国都弄了一个灰头灰脸。

赵一平是想冷眼旁观,想看看舒治国如果来面对这次危机呢!

他又怎能想到,舒治国的危机来临之前,他自己现在就遇到了一场危机?

轻轻的闭上眼睛,水泥厂老总邵冰莹那娇靥如花的容颜就在他脑子里面闪烁,有时候,他真想掀开邵冰莹那时尚现代的时装,上前去将其征服在那一方软榻上。

邵冰莹那种骨子里面的媚,那种勾男人的本事,的确是堪称无可阻挡,至少赵一平就阻挡不住!

赵一平时常想,彩水集团进入澧河好几年,进来的时候就是邵冰莹带了一帮子人,可以说是赤手空拳而来。可是现在·彩水集团占地数百亩,有两座矿山,年产值几个亿。

澧河有人说·彩水就是澧河的面子,就是澧河的名片。可是为了这张名片·澧河又付出了多少?

在赵一平看来,彩水的进驻到现在,是澧河人民具体牺牲才造就了它的辉煌。邵冰莹一女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邵冰莹做不到,舒治国又凭什么给予邵冰莹如此大的帮助?还有·马步平,马步平也许就是栽在这个女人身上的。现在回过头来,邵冰莹的身上是否也有马步平留下的印记?

每每想到这个问题,赵一平的身子就发热、发烫,权利的滋味无穷,邵冰莹鬼魔一般的躯体,是否也算是权利祭坛上的牺牲?

最近·彩水集团有很多的事情,他们想让县里出面争取省级龙头企业,他们想继续扩张,再上第二条生产线。更重要的是,彩水的存在已经在澧河惹出很严重的不稳定。这些个不稳定,彩水都还指望着政府能够发挥关键的作用。